“找挽清风?这倒是不错。不过,只怕会被拉入更深的泥潭里。他们处理这类事件的能力不强,到时候我自己的麻烦可以止住,而他们则会将我拉入泥潭深渊之中。至于找卢娜,更是不行!她会因此看不起我!”

    陈扬思来想去,却是没有太好的办法。

    不过他也不慌。

    在原始学院里面,对方怎么都不能下死手。

    所以,他完不用慌。

    “投名状……邪月门一定也有对手。看来,今日老子要立个投名状,加入邪月门的对手盘,如此才能安稳无恙!”

    陈扬一念及此,马上起床准备出宿舍。

    “宗兄,你去哪里?”顾啸峰见状问。

    他以为陈扬要逃走。

    陈扬一笑,说道“我出去透透气。”

    顾啸峰知道陈扬没说真话,不过他也懒得再细问了。

    人家是摆明了不愿意说嘛!

    陈扬出了宿舍后,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打电话给苦紫瑜。

    苦紫瑜那边接到陈扬的电话颇为意外,道“你这回儿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她顿了顿,道“你的确很了不起,真的如愿到了一班。就凭这一点,你比挽清风他们强了很多。”

    陈扬自不会因此自满,直接开门见山说道“我有些事情想咨询你,方便见面喝个茶饮吗?”

    苦紫瑜那边犹豫了一瞬,但还是答应了下来,说道“可以,你说地方吧!”

    陈扬觉得三层楼不太安,于是就道“一层楼的红花清吧。”

    苦紫瑜说道“好!”

    陈扬很快就去了红花清吧,去的路上,仿佛是穿梭在最繁华的商业大厦之间。

    原始学院属于半封闭式管理,在被封闭在这里面,倒不会让人寂寞。

    不过这里表面繁华,暗地里也隐藏了诸多的肮脏。

    陈扬记得原始学院里还有另外的校规,不能发生任何形式的性行为。

    这是对女生的保护。

    也就是说,男生不能对女生行强暴之事!

    陈扬很快到了红花清吧,清吧里并不吵闹,音乐声舒缓而动人,很适合休闲。

    陈扬找了个角落地方坐下,没等多久,那苦紫瑜便出现在门口。

    陈扬立刻起身打招呼。

    苦紫瑜上身是白色休闲衬衫,下身是蓝色紧身裤。这一身打扮,清爽至极。

    她正是花一样的年龄,青春,靓丽。

    她身上有一种难得的英气,以及那种清爽动人的气质。

    仿佛是邻家的小妹妹,简单,明事理,一颦一笑,便可让人久久难忘。

    苦紫瑜来到陈扬面前落座。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想吃什么,喝什么,只管点。今天我请客!”

    苦紫瑜轻轻一笑,说道“你一向可都是一毛不拔。”

    陈扬说道“今天为你赔血本了。”

    苦紫瑜笑笑,然后就招来服务生要了一杯可可热茶。

    “不要些点心吗?”陈扬问。

    苦紫瑜说道“不了。”

    陈扬也不勉强。

    苦紫瑜又道“我知道你如果没事是不会主动找我的,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陈扬苦笑,说道“这话说的,也许我是想追求你呢?”

    苦紫瑜抬手拨了下迷眼的一根发丝,将其拨到耳后。她看了陈扬一眼,说道“挽清风可能会追求我,但你不会!”

    陈扬顿感有趣,道“是吗?你对自己这么没自信吗?我是个没背景的穷小子。如果搭上你,那我以后就不用奋斗了。”

    苦紫瑜不愿意和陈扬说这些东西,道“入正题吧,不然我走了。”

    陈扬伤心道“我有些受伤了。”

    苦紫瑜道“那我走了。”

    陈扬忙道“好,好,说正题,说正题!”

    苦紫瑜道“这还差不多。”

    那杯可可热茶这时候被服务生送了过来。

    陈扬等服务生退走后,便说道“我想知道,你有被……欺凌吗?你们女生之间有团伙吗,门派吗?”

    苦紫瑜点头,说道“有的!”

    陈扬说道“那你刚进来时,交了所谓的……费用?”

    苦紫瑜说道“我加入的是八月天团,是我们女生中最大的一个帮会。我父亲在这边有些朋友,进来之前就帮我安排好了。所以欺凌,霸凌什么的,我没经历过。”她顿了顿,道“怎么,你要遇上了?”

    陈扬没有否认,说道“我听一个室友说了,宿舍的老大叫宗勤,邪月门的。可能会给我一些下马威。”

    苦紫瑜说道“一般来说,每个新生都会面临这种事情。你按照规矩办事就好了。”

    陈扬陷入了沉默。

    苦紫瑜道“你一向都晓得见机行事,也是能缩能伸的人,怎么眼下好像不大愿意了?”

    陈扬笑笑,道“我可以讨好一下挽清风,因为他还没侮辱我。说几句话好话,未必不可以。但如果对方主动来欺压我,这性质不同!”

    苦紫瑜道“可你必须忍。你刚进来,根基未稳!你也别以为,挽清风他能帮到你。”

    陈扬道“我从没指望过挽清风。”他随后问道“我想要你告诉我,邪月门在学院里的团伙地位。”

    苦紫瑜问“你想做什么?”

    陈扬道“还没想好,但我需要了解一些事情。”

    苦紫瑜道“邪月门排行第三,排行第一的是天马教……第二是神照门。天马教向来是按规矩收很少比例的佣金,里面都是精英,成员很少,要加入进去的门槛很高。天马教里的,修为至少是无为之境,所以,你不用想了。”

    陈扬翻了个白眼,道“这么恐怖?”

    苦紫瑜道“是的。”

    陈扬问“那神照门呢?”

    苦紫瑜道“神照门的门槛也有些高,修法境是至少的。邪月门就要求低一点,有教无类吧。门徒众多……你说的宗勤,在邪月门里地位还行。”

    陈扬沉吟半晌,然后道“好,我知道了。”

    苦紫瑜道“你打算怎么做?各个门派里,收人都要进行考核的。我知道你脑筋很灵活,但我劝你先忍耐。”

    陈扬一笑,道“放心吧,我会见机行事的。我能活到现在,也不是白活的。”

    之后,陈扬就告别了苦紫瑜。

    苦紫瑜对陈扬充满了担心,但她也做不了什么。

    原始学院里,要的就是这种险恶江湖的感觉。

    陈扬回到了三层楼男生宿舍里。

    他进自己的宿舍时就感觉到了一种寒意和威压。

    刚进去,那大门就被关上了。

    屋子里,雪白的灯光映照。

    陈扬看到自己的床铺上坐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那青年身上有很强大的气息,他有两道浓眉,双眼颇具杀气。

    顾啸峰已经站到了青年的身边,显然,他也是无可奈何。

    在见到陈扬时,顾啸峰眼中闪过一缕担心。

    同时,在青年的右边还有另外三个青年。

    陈扬已经认清楚了一些,坐在他床铺上的就是宗勤。

    旁边的青年,有一个就是本宿舍的,叫做蓝切。

    至于另外两个,陈扬就不认识了。

    显然,宗勤为了给陈扬下马威,便是将邪月门里的其他成员都带来了。

    “跪下吧!”宗勤首先冷冷向陈扬说。

    陈扬颇感意外,他知道这宗勤不是好相处的。但没想到,一见面居然就搞得这么过分。

    陈扬眉头一皱,道“我似乎没得罪过你吧?”

    宗勤身边的蓝切冷冷说道“这是规矩!新进来的,就是要跪着和我们勤哥说话。”

    陈扬深吸一口气,直接说道“对不起,办不到。”

    宗勤道“鉴于你是新进来的,我现在可以原谅你一些。你的考试结果,我们都看了。你很优秀……但这不是你骄傲的资本。”

    “现在,跪下来,一切好说。迟了,后果自负!”宗勤最后说道。

    陈扬道“如果你是要我上贡一些,这是可以的。如果你要我下跪,这是不可能的。这学院的规则,我是知道一些的。你们不能打死我,也不能对我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我的天赋,既然你们看到了,那我希望你们能够慎重一些。因为只要如果我不死,有一天我就会强大起来。等我强大之后,那会是你的灾难。”

    宗勤淡淡道“原始学院里,从来都不缺天才。我们都知道,得罪一个天才后果不大好。但是,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怕得罪,那么我们门派还要不要发展下去?”

    “我可以臣服于你们,交贡。你又何必要折辱于我?”陈扬道。

    宗勤道“这是规矩。”

    “邪月门的规矩?”陈扬问。

    宗勤道“我的规矩!顾啸峰,蓝切进来的时候都跪了。我知道你很傲,但你要搞清楚,在这间房子里,我才是老大。”

    “明白了。”陈扬道“原来你是怕我挑战你的地位。那我申请换宿舍!”

    宗勤道“第一,宿舍安排之后不能更换。第二,我会怕你挑战我的地位?这是天大的笑话!第三,我的耐心已经快要被你耗尽了。”

    陈扬扫视众人,最后目光锁定了宗勤,道“看样子,你是不敢和我单打独斗的决战了。你们是要一起上吗?”

    宗勤冷哼一声,道“你这种激将法很低劣,不过,你以为我真的会害怕了你?我们事先说好,咱两待会找地儿决战,如果我赢了,你要下跪认我做老大。如果我输了,我向你下跪,认你做老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