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占星之心

    而火神嘴唇微张,正欲开口的时候,他似乎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的不对劲,他目光一沉,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切,他缓缓的将目光投向了寒烟尘,看着他眼里的茫然和不解,他心想,此时此刻,也是时候,将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他了!

    于是火神缓缓的走向了寒烟尘,带着所有的真相和残忍一步一步的向他靠近,而寒烟尘还未意识到自己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只是看着火神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他莫名的就感到了一丝沉重和不安……这种感觉,和南空浅在渡笙镜里朝着正在施展最后一次占星之术的火神的感觉一模一样……

    南空浅在渡笙镜里又重新回到了火神最后一次施展占星之术的那一刻,当时,火神就坐在东尘清海的岸边,南空浅为了避免上次发生的情况,他施法为自己布下了隐身结界,然后小心翼翼的朝火神走过去,可纵然他再小心,可他依旧在清海岸边的沙滩上,留下了脚印……

    他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火神的身后,借着他正在施展占星之术无暇顾及其他,南空浅就安安静静的站在他的背后,既小心又谨慎的施法一点一滴的施展先知秘术,虽然他极力控制着,可他依旧紧张着,连手也不禁在颤抖着……

    先知秘术释放,他只感觉到身子一沉,好像在黑暗里毫无底线的坠落一般,到最后猛地一怔,他只感觉自己的头都要裂开了!他极力的忍耐、克制,不想让自己在火神面前露出任何马脚,可当他睁眼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和火神来到了另一个世界里!

    在那个地方,四周一片寂静空白,整个世界唯独就剩他和火神二人,火神就那般近距离的站在他的眼前,而南空浅看着他,既茫然又困惑,难道……这里就是占星之术所呈现的世界?他十分的迷茫,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火神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浑身上下都被烈焰包裹着的正在熊熊燃烧着的火人!

    南空浅一惊!看着那个火人一下便失了神!虽然十分惊讶,但是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便想要躲起来,免得被那火人发现,再次功亏一篑!

    可让他百般无奈的是,眼前的这个地方一片宽阔空无一物,让他根本无处可躲,他惶恐而不安,焦躁而心慌,但没办法,现在只希望他的隐身结界能够瞒过那个火人,于是南空浅小心翼翼的站在原地,安静的,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同时控制自己的呼吸,祈祷着那个人千万不要发现自己!

    南空浅看着那个浑身都被烈焰烧灼着的但是却毫发无伤的火人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火神的面前,明明他是向火神靠近,可是南空浅却能深刻的感觉到一股直逼自己而来的杀气!

    他不由得哽了哽喉,整个人绷得紧紧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帮南凤潋转移六山六星了,他也算是南家的继承人,渡笙镜的镜灵,也还存在于他的身体里,只要让他活着,他才能帮我找到那两个人,能够让我和泠素施展换魂之术的人!”火神看着那个火人说。

    那人不语。

    “我想要知道接下来所有会发生的事情,包括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包括南凤潋会帮我找到什么样的人,包括转移六山六星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这些,我都要知道。”

    那人还是不语。

    “告诉我。”火神声音一沉!

    这一声低吼,连带着南空浅的心也不禁剧烈一颤!

    “转移六山六星之后,北蛮会出现千年一现的洪荒之灾。”那人唇齿轻启,声音低沉而又无比清晰沉静,他说“那洪荒之灾,是便是你要付出代价的开始,六山六星一旦出现,便会有六条生命献祭,这是无法改变的天意,是亘古不变的定律,天意,不可轻违,你若执意转移六山六星,那你要付出的代价,绝不仅此这么简单。”

    “还有什么?”火神哽了哽喉,对于那人说的话,他似乎早有心理准备。

    “你会失去你所渴望的东西,越是在意,越是无法得到,百年之后,你会化作九天神火消逝在这个世界上,唯有水神之力能救你一命!若是你脱离了水神之力的保护,那你便会死去,而你的死,会让凌幻大陆迎来一场千年不遇的旱灾,到那时,凌幻大陆的百姓将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地狱,被封印在凌虚空间的魔界会一点一滴的吞噬人间,九璃珠幻化而生的魔皇会用摄魂棒摧毁一切,而凌幻大陆也因此被黑暗吞噬,永世,不见天日!”

    话落,火神和南空浅闻言一怔!

    “不是让我付出代价吗?为什么……会涉及到凌幻大陆……?”火神眼中满是震惊和讶异,而那人却淡淡回应道“因为你和泠素,都是凌幻大陆的神啊。”

    话落,火神和南空浅闻言一惊!

    “当初你和水神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双双被贬下凡的吗?如果泠素不是水神,不是天水之母,又岂会被神君封印在清海之底?如果你不是火神,又怎么会为水神沦落至此?”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明明我已经愿意付出代价了!为什么不能所有的一切都冲着我来!难道我和泠素只能这样?一辈子都只能被神族的身份所禁锢吗!?难道泠素今生今世都要被封印在清海之底,永不见天日吗!?”火神不由得情绪高涨,南空浅在他身后听着也很是揪心,火神的心情一下便低落到了谷底,可忽然,那火人的一句话却又将他的心重新提了起来——

    “除非……”

    南空浅猛地抬起了眼眸!火神的双眸也在那一刻放出了光芒!

    “除非什么!?”

    “除非你能有所准备,为百年之后的罕见旱灾,找到一个救世主。”

    “谁?”

    “自然是这世间有本事呼风唤雨之人,能集齐一生水灵之力,降下甘霖,救凌幻大陆百姓于水火。”

    “难道是水神?”火神心里一惊,难不成……

    “或许吧。”

    “什么叫或许!难道你不知道吗?!”火神对于这个答案十分不满。

    “真到了那时,救一人,还是救天下百姓,水神自会做出选择。”火人云淡风轻的说。

    “什么意思?难道不是水神?”

    那人不语。

    “你知道那人是谁?”火神又问。

    “暂且不说与你知,这一切,与你并没有什么关系,你若好奇,到时候你自会知晓,你只需要做一件事,留他一命即可,百年之后,他自会结束你所犯下的一切!”

    说罢,火神心中猛地一惊,明明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可是,他却莫名的好像觉得自己知道一样,眼前的一切不由得变得模糊起来……

    而那火人话音一落,南空浅便心中一沉!对于那个火人所说的救世主,他心里已然有了猜测!这世界上唯一能呼风唤雨的人,除了水神,那便是……他脑海里猛然间闪过了天羽凤凰的身影!‘真到了那时,救一人,还是救天下百姓,水神自会做出选择。’

    什么意思?什么叫救一人还是救天下百姓?难道是在寒烟尘和天下百姓之间做选择吗?不可能啊!要是有机会的话,水神肯定会杀了寒烟尘的,又怎么可能会在天下百姓和他之间做选择呢!

    南空浅十分不解,再次抬眸,他忽地发现火神的身影早已不见!他瞳孔一震,整个人立刻就慌了!他似乎已经意识了什么不对劲,急忙在这个世界来来回徘徊张望着,想要寻找火神和那火人的踪影,可谁知,他们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任由他怎么找都找不到。

    直至后来,他忽然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东西出现,他十分慌张,以为是那火人发现了自己,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他顿了顿,发现自己的隐身结界还在,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他努力的深深呼吸着好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然后他缓缓的转身向后看去,可结果出乎他意料——

    映入他眼帘的,不是那个火人,而是另一个,裹着黑色长袍的看不见脸的神秘人!

    “你是谁?”南空浅看着这个凭空出现的人,心里的困惑下意识的便脱口而出,话一出口,他便猛地回过神来!糟了!他立刻捂住了嘴巴,他的隐身结界好在,原本他是没有暴露的,可他这番开口出声,岂不生生暴露了!?

    真是该死!南空浅在心里暗暗咒骂了一句,随即又偷偷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神秘人来,现在只能祈祷着他并未发现自己了,否则,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南空浅看着他心里这般想道,不禁有些害怕和紧张。

    那神秘人不言不语,对于南空浅的掩饰他并不在意,虽然他的长袍盖住了他的脸,可南空浅依旧能察觉到有一股犀利的视线直直落在自己身上,他不禁有些慌张,小心翼翼的迈开了步伐想要离这个人远一些,可他刚迈出腿还未落地,那人的声音便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dengfengguii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