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蓄谋算计

    姬怀瑾客套,“不必多礼,本王贸然出现,唐突了。”

    燕侯剜了管家一眼,管家冷汗涔涔,这几位他是真的拦不住啊,况且世子爷早就交代过,兰家小姐来的时候不许阻拦!

    燕侯夫人就像是保护小鸡仔的老母鸡,第一时间就把康怜儿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他们这些不速之客。

    “自己说吧。”

    姬怀瑾落座,声音冷淡的吩咐了一句,立即有人从后面弓着身走出来,对燕侯夫人咧嘴一笑,“二小姐,你可还记得我吗?”

    女子头上带着一抹蓝色的粗布方巾,头发用一根木簪子绾着,身形略微有些臃肿,眼角布满皱纹。

    明明三十出头年龄,看上去却像是四十多岁的老妇。

    “你,你不是姐姐身边的菊儿吗?”

    燕侯夫人瞳孔猛地一缩,没想到时隔多年,她还能看到故人。

    “娘亲,身边的?”

    康怜儿有些意外,用帕子沾着泪悄悄打量了一圈菊儿,蓦地想起什么一般,俏脸惨白。

    “怜儿姐莫非认得我?当初奴婢被赶出府的时候,怜儿姐可是才出生呢。”妇人笑的意味深长。

    她连忙矢口否认,强笑道“我,不认得你。听姨母说你曾经在母亲的身边伺候,觉得惊讶罢了。”

    事到如今,康怜儿想必心中已经有了猜测,还能勉强维持着表面的仪态,谷柒月不得不叹一声佩服。

    比起胭脂,康怜儿这样的女子更加适合在阴暗的后宅之中生活,有心机有手腕,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她要是进了燕侯府,胭脂还不得被她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

    “小姐还记得奴婢,是奴婢的荣幸。”菊儿并没有表现出热枕之类的情绪,淡淡的还带着一些怨恨和疏离。

    “你怎么成这样了?”

    燕侯夫人很是意外,又想起之前她的话,试探着问道,“你说被人赶出府,为什么?你是姐姐身边最体面的大丫鬟,她如何会赶你走?”

    除了燕侯夫人很关切其中的缘由,在场的人也都想搞清楚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

    瑾王能将十几年前的婢女找到,千里迢迢的让人送到了雍都城,就说明此人的身上有着大牵扯。

    “母亲向来待人宽厚,既然姑姑是被赶出府的,必是做错了事情,不好好的静思己过,跑来这儿做什么?”

    康怜儿不等菊儿开口,半途截断了她说话的机会。

    “夫人可还记得,当年你随着侯爷离开的时候,曾经专门找奴婢问过一次话?”菊儿却是没有理会康怜儿,直接对着燕侯夫人说道。

    看戏嘛,谷柒月也不会委屈了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戏谑的看着康怜儿。

    相比她的惬意,兰胭脂从一进大厅,目光就黏在了跪在地上的燕澈身上,眼含关切,他的话她都听到了,何其有幸,能得他的欢喜?

    “雪卿,你说燕侯夫人知道了此事的始末,会如何选择?”

    谷柒月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清的声音问道,她总觉得燕侯夫人耳根子太软,此事不会按照她预想的方向发展。

    “不知。”姬怀瑾坐在此处,凤眸含霜,身姿俊逸,雪琉锦覆在他的身上,柔软轻盈,勾勒出身形优美的线条。

    他事不关己的坐着,任凭面前宠喧嚣吵闹,半点不扰心湖,仿佛就是一个隔绝于俗世之外的看客。

    因她插手此事,纵在繁华世俗中,清冷淡漠,如隔云端,他就在她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然而在他如秋水冬霜般明净澄澈的眸光里,看不到她半点影子。

    “雪卿……”她避开众人的视线,悄悄的勾着他的手指,像一个怕被抛弃的孩子,眷恋着他手掌的温度。

    “我在。”姬怀瑾回握着她的手,一种淡淡的安定感在她心中蔓延开。谷柒月抿唇一笑,继续去看热闹。

    兰胭脂已经将燕澈扶了起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记得,那时候姐姐已经怀有身孕,我不放心她,又不想明着询问惹姐姐难过,私下找了你询问姐姐的处境。”

    燕侯夫人忆及过往,目光且伤且悲,一想起她这些年锦衣玉食,姐姐却过着原本她该过的生活,心中实在煎熬,护着康怜儿的心更加坚定了几分。

    “二小姐怕是不知,因为这一场见面,为奴婢日后埋下了多大的祸患。”

    菊儿悲凉的大笑了两声,“明明是你们两姐妹的事情,为何承担苦果的人却是我!”

    她笑意顿收,隐藏了许久的仇恨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来,指着错愕的燕侯夫人怒声大骂,“可笑你多么愚蠢,被骗了这么多年,还差点赔上自己亲生儿子一声的幸福,就为了可笑的姐妹情谊。”

    燕侯听到这儿也察觉出不对了,目光微凝,一个眼神制止了燕澈想要起身打断的动作,示意他接着听下去。

    “我的二小姐,你有没有想过,为何你姐姐迅速成婚,对你又避而不见?”

    “为何自小与你水火不容的嫡姐在决定女子后半生幸福的婚姻大事上为你退让?你当真以为她突然就顿悟了?”

    燕侯夫人沉默,这些问题她不是没有想过,在现实面前,显得无足轻重罢了。

    “我李家就是边境上一个普通的乡绅,若不是阿爹凑巧救了老侯爷一命,也不会有这样的姻缘。”

    燕侯夫人沉默了良久,才缓缓的开口。

    “老侯爷留下信物说要娶我李家的女儿,嫡姐有了好姻缘,爹爹想将我许给康家的时候,继母也没有反对。”

    河阳康家,家境殷实,又是一方的富户,除了那家公子风流了些,没什么不好。

    “你姐姐若真能嫁入侯府,皇亲国戚,大夫人有什么不满意的,你总归是被她女儿踩在脚下的。”

    菊儿嗤笑一声,倒出了绝大多数人的心声。

    “你和你姐姐先后及笄,眼看着到了成婚的年纪,康家已经来议亲,燕侯府却传出了要与国公府联姻的消息,那对母女这才着急。”

    他们这些低门小户,哪里能和侯府攀得上关系,婚事黄了,日子还是要过的,这时候,河阳康氏就是顶好的选择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