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第一骑士 (8000,求月票)

    ,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

    奇迹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暂且不论。

    和拂晓大致交流过后,苏昼将现场的尸体收拾了一下,埋在自己挖的石坑中。

    做完这些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等他回头时,便看见拂晓正以均速环绕伽沙和洛亚飞行,一脸好奇地打量着两个孩子,就像是一个大号蝴蝶,亦或是无人机。

    “怎么?他们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苏昼不担心对方对孩子们有什么恶念。

    因为他知道,拂晓除却种族特性,令她可以飞行外,并且异常长寿外,其实比普通人都还要‘弱’。

    洛亚暂且不谈,伽沙一只手估计能打三个她。

    这并不难理解,因为越强的生命,就越难被‘静滞场’静滞,进而无损地休眠,度过漫长时光。

    就好比苏昼的肉体,就根本无法被静滞场静滞,他的源能虽然不多,可是纯度极高,异常活跃,足以干扰大部分精密设备的运转。

    “嗯,的确很特殊……这一纪元的生命血脉居然已经融合到了这个地步,几近于全新的种族了,这是当初我们没有设想过的。”

    停止了飞行,拂晓没有在意伽沙戒备,洛亚好奇的目光。

    她甚至主动将自己的金属翼片伸过去,让一脸好奇地洛亚摸了摸,引得他小声地欢呼了一下。

    半妖精平静地凝视这两个孩子,扫过他们各异的瞳孔,然后转过头看向苏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当然,你的血脉比他们更加特殊,令我感到诧异——为什么树人之血会和魔鬼融合?这不符合常理……”

    “我也不知道人类和银妖精怎么混血的。”

    注视着半妖精和孩子们的互动,苏昼站在一旁吐槽道:“妖精是纯能量生物,这都能混血,简直就离谱。”

    “其实我也不知道。”

    拂晓漂浮在半空,指向自己肩膀处的一道浅银色的符文烙印,很大方地承认:“我是古老纪元被制造出来的人工造物,他们创造我的时候用了不少高等技术,甚至涉及到相当复杂的灵魂工程学,根本不是自然混血。”

    “而我猜测,你们应该也是类似工程的产物。”

    此刻,燧光大师已经苏醒。

    他悠悠醒转,睁开双眼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带着惊讶地自嘲:【唔……老夫居然没死?】

    但是开口后,燧光便察觉不对:【等等,我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我明明只是在心里这么想了而已……这句话也是如此!?怎么回事?】

    【我怎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而且无法闭口不言?】

    “因为你中了我的‘对谜语人特化型天魔病毒’。”苏昼甚至没有转头:“稍后我会撤掉,不过这段时间,你想什么就会说什么,不可能隐瞒。”

    “孩子们,好好看看现在的燧光大师,这就是谜语人的下场。”

    而孩子们精神十足的回答响起:“是!”

    【唉……没想到教授你居然有这种技术。】

    对此,完全理解自己现在处境的曙光只能苦笑:【帝国审讯庭的那些专家假如知道,肯定会拼尽一切代价得到这门技术——吐真剂实在是太贵了,审讯效果也并不好。】

    人类之间交流效率低,是因为双方无法证明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不知道对方是否真诚和撒谎,即便一再确认,也无法真的笃定真实。

    但是在超凡世界,双方倘若想要真诚待人,就可以保证真诚,以灵魂的波动为证据。

    倘若有一方强大到了可以掩盖这份波动不让对方察觉,那么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情况,强大的一方单单依靠强制,无需交流,同样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苏昼的灵魂虽然强大,但没打算遮遮掩掩;而拂晓虽然来历奇特,但也没有隐瞒自己想法的打算。

    至于燧光,更是被天魔病毒干扰,目前暂时根本无法隐瞒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罢了。】

    察觉到这点后,这位同样算是人造的生命不禁苦笑一声,然后微微摇头:【既然无法撒谎,亦无法闭口不言,那老夫只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对谜语人专用天魔病毒的效力就是如此恐怖。

    至此,众人便在真诚,诚信,没有遮遮掩掩的优良沟通环境下,以如今的情况为基础进行了友好亲切地多方交谈,互相交换了一些信息和意见。

    而结果便是所有人都颇为惊讶,甚至称得上是惊愕。

    埃安大陆文明的科技水平并不低,按照拂晓的话来说,就是‘距离上一纪元只差几个关键性科技,便可开启新一代技术革命’,再过个几百年,便可以追上。

    毕竟能制造出源能移动都市这种东西,足以证明这个世界的工业能力相当高超。

    但令拂晓惊讶的并不是这一点。

    “你的意思是说,圣日又一次黯淡了吗?”

    听着燧光大师阐述现今大陆的情况,少女的瞳孔不禁微微聚焦:“我再确认一下,现在距离上一纪元的文明,应该只有八千年?”

    “准确的说,诸族的始祖出现在这片大陆的时间,是八千多年前。”

    苏昼根据自己记忆中的资料指正道:“在此之前,肯定也有一段历史没有记载的空白期。”

    “从避难所中来到大陆,最多也就几百年的时间,约等于无。”

    轻叹一口气,拂晓背后的羽翼微微震荡,证明她内心的不平静:“既然已经开始黯淡,那么熄灭也即将到来,没想到我刚刚苏醒,就又再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的确如此。对于刚刚从铁棺中出来你而言,这消息确实很糟糕,但事实就是依照逐光教团的观测来看,最多一两百年之内,圣日就会彻底熄灭。】

    燧光显然不知道苏昼其实也是揭棺而起的存在,他忧虑地摇头,发出钢铁的刮擦声:【对于短命的普通人来说,两百年听上去很遥远,但实际上,马上圣日黯淡的后果就会显现——埃安大陆将会逐渐被冰雪掩埋,海洋冰封,植物灭绝,不需要两百年,所有的生物都将迎来死寂黑暗的冰寒。】

    【而黄昏之龙的崇拜者,凛冬和日暮两大部落也将会趁着这个时候发难,他们并不畏惧末日,甚至渴望万物终末的降临,因为他们现在生活的地方就是苦难的冰狱,黄昏之龙带来的平等的毁灭,反而是他们对这片大陆最为渴望的复仇。】

    “又?”

    苏昼则是察觉到拂晓话语间的细节,他眯起眼睛,看向对方:“看来你不是第一次遇到如今的情况,对吗?”

    而少女侧过头,她看了苏昼一眼,然后微微点头:“你很敏锐,的确如此。”

    “我并不是上一纪元的造物,而是更古老的时代,诸神都还存在的时代,就被创造出来的生命。”

    “我是诸神的直系继承者之一,‘妖精文明’的创造物,是他们为了应对黄昏之龙,以及‘圣日熄灭’这一最终劫难,尝试的诸多方法之一。”

    这一消息的确出乎预料。

    无论是苏昼还是燧光都微微一怔,然后神情肃然了起来。

    初耀遗迹的壁画上,绘有诸神迎战黄昏之龙的场景,但是却没有表现出圣日熄灭的要素。

    除此之外,除却苏昼外,也没人相信神树和诸神真正存在过——他们认为那大概是远古时代英雄们对抗黄昏之龙的场景被神话过的结果。

    “诸神将黄昏之龙封印,化作‘封印之月’后,圣日就开始逐渐黯淡,除此之外,那个时代的事情我并不清楚。”

    诸神的结局,拂晓也并不知晓,她虽然是妖精文明的造物,但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中度过,并没有真正地在妖精文明中生活过。

    几乎死伤殆尽的诸神大多消失,诸族文明被迫联手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末日,妖精文明便是其中最为热心的一支。

    因为妖精是纯能量的生命,面对的确正在逐渐熄灭的圣日,还有在魔月侵染下逐渐污浊的源能,他们的存在根基都开始溃散。

    在其他种族因为寒冷灭绝前,他们就要因为源能消散而亡族。

    为了解决这一情况,他们模拟人类的肉体,然后尝试将纯能量的妖精融入肉体内。

    这很困难,但最终还是成功了,拂晓就是那个时代的造物。

    有了肉体,对源能的亲和性就大大降低,但是对污浊源能的抗性也提升,妖精们忧虑他们的造物和全新的后代是否能继承他们的技术和文明,但时间不等人,圣日熄灭即将到来,他们要做出最终的选择。

    “我就是在那时第一次被封存,再次出来时是被翼人从远古遗迹中发掘出来的。”

    平静地摇了摇头,拂晓的语气无悲无喜:“那是妖精文明毁灭后的三万一千年后,一个新纪元,圣日又开始熄灭了,人类,翼人和魔鬼打了万年的战争,但面对世界末日这一现实,他们还是联手,尝试对抗这第二次降临的末日。”

    “我作为继承了一部分妖精文明技术的古老存在,和一部分同样被发掘出来的上纪元遗族,配合他们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研究,创造了更新一批更优化,对源能抗性更强的种族。”

    “说实话,我还是没有离开过实验室——我倒是并不在意。总之,第二次圣日熄灭前,我再次被送入静滞场,作为‘守望者’而存在。”

    “紧接着便是第三次圣日熄灭,又一个新纪元……也就是你们之前的那一纪元的文明。”

    “因为众多遗迹中传承的造物,他们的技术颇为发达,甚至摸到了诸神的领域,可是留给他们的时间更短——三万一千年,两万五千年,一万七千年,等到了你们这一代,第四次圣日熄灭,居然就只剩下八千年了。”

    “虽然技术在传承,文明在发展,一代胜过一代,可圣日维持光芒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话至此处,半妖精环视在场的众人,她的眼眸就像是镜子那样平静,倒映所有人的表情:“而这一次,埃安大陆文明居然还没有上一次文明先进,情况很糟糕。”

    “不过,你们的源能利用技术却很强大,甚至能创造出以纯粹的源能和机械就寄托思维的钢铁躯体……这倒是一种全新的思路。”

    她夸奖了一句:“我看见了你们的战斗,这是和诸神相近的道路,或许可以另辟蹊径。”

    拂晓揭露的信息和真相,出乎苏昼和燧光的预料之外。

    这位半妖精,居然是度过了数次纪元终结,一次又一次在静滞场中穿过漫长岁月的存在!

    而圣日一次又一次熄灭这一事实,更是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皱眉。

    【学术界一直都在思考,为什么如此先进的上一纪元文明会突然毁灭……】

    燧光喃喃道:【原本我们猜测的是地质灾难,世界大战,亦或是天灾爆发,却没想过,他们和我们一样面对了圣日熄灭……】

    说到这里,他不禁苦笑:【教团的猜测没有错,这个遗迹中,的确隐藏有有关于上一纪元面对世界末日的秘密,可能帮助我们对抗末日。】

    【但谁知道是这样的秘密?】

    “先民……你到还真的算是先民,这都是几个纪元之前的了。”

    苏昼感慨了一句,然后便好奇道:“冒昧地问一句,不算在静滞场的时间,你有意识地生活的时间一共有多少年?”

    “四百一十七年,对于半妖精来说还很年轻,而且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在实验室内度过。”

    拂晓的面色平静,即便一侧的伽沙震惊地和洛亚窃窃私语‘不是姐姐,是奶奶!’‘奶奶也活不了四百多年呀!’这样的话也是如此。

    她不避讳这个:“每次我苏醒,都要面临圣日熄灭,不过倒也不奇怪,文明想要发展到可以找到研究所的地步,也要那么几千年上万年的发展——原始人可没办法挖开山体,将我唤醒。”

    时至如今,拂晓对现在埃安大陆文明的情况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情况不算太坏,至少你们的文明已经注意到了圣日的异变,并且正在筹划应对。”

    如此说道,半妖精干脆地转过身,她越过苏昼和燧光,朝着遗迹的深处漂浮而去:“这样我也可以像是帮助前几个文明那样,帮助你们。”

    “跟上来吧,我们去研究所的最深处,我要重新启动它。”

    “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苏昼起身迈步,招呼着伽沙和洛亚一齐跟上,燧光自然也同样起步。

    但他还是习惯性地质疑了这么一句。

    拂晓停止了飞行,金属的蝶翼微微颤动。

    很少有感情流露的半妖精转过头,她看向苏昼,认真地回答:“因为这是我被创造出来,存在于世的意义。”

    “因为我也想活着。”

    在拂晓的带领下,苏昼一行人走向初耀遗迹的最深处。

    与此同时。

    阿斯莫代帝国,新都,圣蒙塔西尼堡。

    十月二十二日,晴。

    庞大的移动都市就像是一座在地面上行驶的山峰,剧烈的源能波动就像是肉眼可见的浪涛,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自阿斯莫代九世为了避开北方凛冬日暮两大蛮夷部落日益剧烈的入侵活动,抛弃东北故都,迁都于中以来,帝国就丧失了对北部地区的掌握。

    如果不是本地人以延霜关为中心自发组建的延霜军挡住了蛮族入侵,很可能如今的大陆东北区域已经是一片狼藉。

    但皇帝们自然是从不在意这点小事——既然能在中部的繁华地区醉生梦死,享受欢愉,又何苦在边疆直面蛮夷兵锋?

    深秋初冬,晴日也带着些许凉意,但对于本地居民而言,连续三星期的阴雨天气后,这明媚阳光实在是难得,恰好可以晒晒被子,出门拜访一下亲友。

    圣蒙塔西尼堡原本是帝国位于中部地区的大型军事堡垒都市,是帝国最大型的移动堡垒群之一,它平日行驶的地区在蒙塔西尼山脉与两河的交汇点之间,即便是天灾侵袭也不会移动的太远,时刻守候在这个战略要地周边。

    不过在成为新都后,原本的军事堡垒迅速转型成了大型综合都市,众多小型商业城邦汇入了这片移动都市群,将其变得热闹繁华。

    当然,即便如此,这也无法改变它本质是一个军事堡垒的事实。

    咔嚓,咔嚓。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嗡嗡地源能引擎嗡鸣声,一排身材高大的钢铁巨人沉默地在核心城中巡逻,他们手持巨盾和长枪,气势就像是一排移动的城墙壁垒,足以碾碎身前的一切。

    嘭。他们步履整齐划一,却宛如一人行走。

    这一幕引得周围的路人和商贩敬畏地沉默,下意识地垂下目光。

    因为那是帝国皇室禁军,是皇帝禁卫的身姿。

    每一位禁卫,都起码是灵辉阶的职业者,其中小队长都是心光阶的高手,而他们身穿的第三代玛尔斯战铠就算是心光境的修行者也难以打破,足以抵御一个基数的源能炮火激射。

    就这么仅有十二人的禁卫,放到外面,便足以对抗一支万人以上的军队,他们的冲锋就算是战车也无法阻挡,攻陷一个移动城邦简直是轻而易举。

    只有在圣蒙塔西尼堡核心城才能经常看见他们的身姿,而倘若在这里之外的地方看见,就代表哪个地方将要掀起腥风血雨,降下皇帝的怒火。

    禁卫们正在进行每日例行的巡逻,虽然枯燥,但却有必要。

    但是就在巡逻的中途,为首的禁卫队长看见了一个正在街道中行走,令他感觉颇为熟悉的身影,然后微微一愣。

    紧接着,他便立刻半跪在地,沉声道:

    “骑士大人!”

    即便是没有反应过来的其他禁卫,在听见这个称呼后,便也立刻反应过来,同样齐刷刷地半跪在地,对着那个被迫停下脚步的人影低声道:“拜见骑士大人!”

    一时间,不仅仅是禁卫,所有听见这个称呼的人,无论是游客,居民亦或是商贩,便都齐齐看向那个方向,紧接着便在欢呼声中齐齐扑倒一片。

    “拜见骑士大人!”

    仅仅是短短数秒,整个街道中便只有一个人站立,那是一个显然做过易容的男人。

    他一开始惊讶,但随后便是无奈地环视周围跪倒一片的人群。

    摘下易容的墨镜,将伪装的胡子也拿下,容貌出众,灰发金瞳的老男人叹气道:“都起来吧……唉,我又不是贵族,甚至没有军衔,你们何苦每次看见我都跪着……”

    但很显然,这种说辞谁都说服不了。

    “如若不是骑士大人您不愿意接受封赏,以您的功绩和实力,早就成为伯爵,元帅了。”

    禁卫队长仍然低头,他沉声道:“陛下亲口承认的‘帝国第一骑士’,‘击退天灾的英雄’,‘见他便如见孤’,一骑便击退日暮部落二十四次攻势,守下延霜关的帝国最强者……大人,您何必易容,天下何处您不可去?”

    ——我当然哪里都可以去,就是想少点动静在城里逛逛,又不要太扰民而已……

    每次出行都引得一片嘈杂和混乱,老骑士也知道不好拒绝民众的热情,他只能大声让所有人都站起身,然后便用最快的速度消失不见。

    显然,这一幕并非是第一次出现。

    察觉骑士离开后,禁卫队长便站起身,维持秩序,让兴奋起来,见到偶像的民众们恢复平静。

    一段时间后,新都边缘,一处隐秘的民居中。

    “怎么,伊洛维兹,你这老家伙,怎么今天又跑到我这里来了?”

    一位站在窗口,正对阳光阅读报纸的威严老人忽有所觉,他转过头,看见一脸无奈地灰发骑士就像是打开自己的家门那样的打开门,然后从桌上拿起一杯茶喝。

    “我有什么办法?出门逛逛又被发现了……你怎么就喜欢在茶里面放糖?太怪了!”

    虽然皱眉,但是老骑士还是大口喝完——占朋友的便宜本身就是乐趣。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喜欢甜的,所以特意换的。”老人将报纸收起,然后大笑着迎上前,给了对方一个结实地拥抱:“怎么来我这里抢我茶喝?是豪宅呆烦了?还是说陛下赐给你美人也腻味了?”

    “阿哈罗诺夫,你知道我最不喜欢那种奢侈的享受,我拒绝了很多次,但是陛下就是要赐给我。”

    用力和老人拥抱,松开后,灰发的老男人,第一骑士伊洛维兹脱下外套,扔在一旁的沙发上。

    他听见自己友人的话语,不禁苦笑一声:“不过你说对了,我的确呆的太烦,如果不是陛下说现在正是关键时刻,需要我守护在帝都,我早就去边境巡视了。”

    “你啊,总是学不会享受,明明有这么强的力量,活的却和个苦修士一样。”

    退后几步,打量了一下眼前男人朴素地衣着,阿哈罗诺夫捋了捋胡子,他微笑道:“那你今天是来找我切磋的?不过今天不行,我有事情要处理。”

    “怎么,第三集团军又出什么事情了?我记得你儿子不是已经完全掌握了军务,就等明年陛正式任命,你就可以退役了吗?”

    的确想要找老人切磋一下,打法时间的伊洛维兹不禁有些好奇——自从老人退居二线,只是偶尔远程操控军中事物以来,对方从未拒绝过自己的切磋要求:“难不成有什么对你这个上将来说,都相当棘手的事情?”

    “倒也不算是什么棘手的事情,无需骑士大人您关注。”

    阿哈罗诺夫上将微微摇头,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毫不在意自己屁股底下就是伊洛维兹的外套,他眉头微皱:“就是我一个颇有潜力的手下死了,遗迹那边的探索出了问题,原本应该万全的准备都出了意外。”

    如此说着,他颇为不愉地啧了一声:“无论计划再怎么周密,总是会出意外,逐光教团也的确该敲打敲打了,居然敢插手军方事宜,妨碍陛下的计划。”

    “是北伊奥尼亚山脉那边的那个吗?”

    听见逐光教团,还有遗迹,伊洛维兹便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究竟是什么事情,他微微点头:“计划从一开始就泄露了,军中有教团的探子,我说过,这次探索不会顺利。”

    “是啊,但没想到叶莲娜会死。”

    揉了揉鼻梁,老人的语气带着苦恼:“你说我该怎么和小安娜解释,说她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呢?”

    “她是个好下属,我原本打算等她回来后就让她升职,当近卫师团领导的。”

    “是啊,可惜了。”

    伊洛维兹也微微点头,他显然也认识叶莲娜:“她天赋不错,未来肯定能进阶神意,即便是‘灾境’,也有可能突破,是个将军种子。”

    “但也不算是失败。”

    拍了拍沙发,示意伊洛维兹坐下,阿哈罗诺夫上将此刻语气平静,就像是北境的冰霜:“她死了,就意味着那里的确有东西——有我们所需要的东西。”

    “但其实我有些不太明白。”

    伸手将自己的外套从老人的屁股下抽出来,伊洛维兹不客气地坐了下去,他眉头微皱:“为什么非要探索这些远古遗迹?虽然上一个纪元的技术的确很高,但是目前根据诸多遗迹的解析来看,我们在源能修行方面已经超过了他们,最多就是一些民用技术和生物科技没有跟上而已。”

    “因为陛下。”老将军闭上眼。

    “陛下?”第一骑士抬起眉头,他下意识地看向窗外,那位于蒙塔西尼山脉深处的一道光芒。

    一道通天彻地,直入云霄之上,高天之中的光芒。

    圣蒙塔西尼堡被选作新都的原因,在帝国众多居民的口中,是因为这里位于帝国中央,最安逸平静,可以享乐度日。

    但实际上,帝国的高层,起码与皇帝陛下亲近的高层都很清楚,这都是民间传闻罢了。

    圣蒙塔西尼堡本来就是军事堡垒,位于偏远的山脉边缘,现在虽然繁华,但是当初又怎么可能和享受扯上关系?

    之所以阿斯莫代九世,以及后世的四代皇帝都选择这里作为帝都。

    仅仅是因为,这座堡垒距离那座‘遗迹’最近罢了。

    蒙塔西尼山脉深处,名为‘巴别’宏伟的高塔即将竣工,因为帝皇皇帝的意志,这座高达千米的巨塔顶端闪耀着璀璨的光辉,它凝聚着足以摧毁任何坚城城墙的源能,却只是朝着天空顶端发射,就像是一条通天的阶梯,直抵那最为明亮的圣日。

    倘若从天空俯视大地,便可发现,巨塔恰好位于蒙塔西尼山脉的正中央。

    而蒙塔西尼山脉也恰好呈现一个异常规整的‘圆形’。

    不……不仅仅如此……

    整个位于整个埃安大陆中央的蒙塔西尼山脉,以及周边的高耸丘陵地带,都是一个整体。而它的形状,也会令所有伐木工都感觉异常熟悉。

    因为,它就像是……

    一颗巨树的,树桩。

    “居然是陛下的意志吗……”

    不知何时,伊洛维兹和阿哈罗诺夫都站在了窗边,他们眺望者远方的巨塔和光束,不禁沉默了片刻。

    “阿斯莫代十三世……太阳皇陛下。”年老的上将低声自语道:“陛下想要做什么,我们这些臣子总是无法理解啊。”

    “伊洛维兹,你是陛下最亲近的人,你……”

    “……陛下提拔我于微末,我自当以性命回报。”

    微微摇头,打断了自己好友的话,第一骑士平静道:“陛下不说,我便不问。”

    “他要求我做什么,只要不违背道义,我就去做什么。”

    “呵,你这个迂腐的家伙……”

    阿哈罗诺夫本想要嘲笑对方几句,但是忽然,他面色微微一变。

    这位看上去已经垂垂老矣的白发老人目光肃然,他转过头,看向西北方向,目光宛如雷霆一般贯穿虚空,激荡源能:“发生什么了?”

    “是天灾?不对,那个方向已经发生过一次天灾了……是地震?”

    伊洛维兹的感应更加敏锐,他微微眯眼,遮掩自己双眼中旋转的源能法阵。

    这位第一骑士眉头微皱,他沉声道:“是地震——而且还是人造的地震!那个方向的地壳板块并没有颤动——北伊奥尼亚山脉的蛮族出了一位灾境强者?!”

    “还是说……”

    “是遗迹出了问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文学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