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苏莫愣了。

    “对,你。”柳樱雪非常肯定。

    “我什么时候伤他的尊严了?”苏莫就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那天套圈,我们三个人玩的好好的,你却跑进去捣乱,还说我们幼稚!”柳樱雪控诉。

    “哦……”苏莫恍然大悟,“你是说套圈那次吗?”

    接着,苏莫毫不客气,“我说你们幼稚已经算好的了,我真想说你们废物呢。”

    “你滚……”柳樱雪还躺在那里,却翘起脚来,作势要踢苏莫的腿。

    却舍不得真踢,只用脚尖轻轻踢了几下。

    关于套圈的事,说来话长。

    因为李凯辞退了工作,他的家人还是抱着老思想,觉得分配的工作才叫做“正式工”,认为国营企业才是一辈子的铁饭碗。

    这年代的人们都瞧不起下海,觉得太不稳当了。以前李凯虽然注册了餐厅,还经常在业余时间管理餐厅,但他毕竟用的是阿雪的名字注册,所以他的家人找不到理由训斥他。

    现在可好,他居然敢把他的正式工作给辞退?谁辛辛苦苦考大学不是为了端那个铁饭碗呀!结果铁饭碗掉了他手里却被他给砸了?

    特别是他母亲,都被他气的生了病。后来琳琳好言好语的劝了老人家几天,但还是没帮老人解开心里的结。

    李凯也烦。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也是个有家庭责任心的人,现在把他的家人们都气成了那样,他心里也不好受。

    于是柳樱雪就经常带他和琳琳出去散心。

    然后回到餐厅的时候,柳樱雪又让他们俩陪自己玩儿套圈儿的游戏。

    这年代虽然有赶大集,大集上还有耍猴的,甚至有许多热闹可以看。却还没有套圈这种游戏。

    柳樱雪爱玩这个。

    她拿了几个毽子,摆在了前边不远处。

    然后用了大葫芦做的水瓢,抛过去套那些毽子。

    每一轮谁套的毽子最多,谁就赢了,就可以赢一毛钱回去。

    她和李凯以及琳琳各自都拿出一两块钱来,放在公共奖金的那一栏里。

    有了公共资金,懒得去破成一毛一毛的。就说,并不需要赢一次就拿一次钱,可以赢一次,就记一次账,记到最后,再拿钱回去。

    每次玩这个游戏,三个人都会累成狗,也没见得谁能有点像样的成绩。

    可是后来,被突然找过去的苏莫给打乱了状态。

    苏莫有事找柳樱雪,发现他们三个人在玩这么幼稚的游戏,苏莫走过去,非常煞风景的、一口气把所有毽子都套完了。

    这样还不算,临走,他居然还要傲娇的丢出俩字“幼稚”,便拉着柳樱雪走了。

    两个女生倒是没觉得怎样,可是那件事,却重重伤到了李凯的自尊心。

    后来,柳樱雪再提议玩套圈的时候,李凯都会找一个苏莫找不到的地方,带两位女生去玩。

    “阿雪,”苏莫的温柔的声音将柳樱雪从回忆里拉回来,而且,苏莫已经用他的膝盖将柳樱雪的脚给压住了,“我们不说别人了,说说我们自己的事。”

    “我们有什么事啊?”柳樱雪茫然。

    “阿雪,”苏莫假装委屈,“我觉得你很排斥我……是不是你没有那么喜欢我,只是想报答我舍命救你的恩情,才会跟我结婚的……”

    “没有啊!”柳樱雪惊了,“天地为证,我明明就是喜欢你,才跟你结婚的,哪像你说的这样!你可不能胡思乱想!”

    “是吗……”苏莫老老实实的躺在柳樱雪对面,有日光从玻璃那里柔和的洒下来,在他脸上罩上一层光泽。

    之前他卧床不起那么久,把原本黑黑的皮肤给捂白了,白皙的显得更有灵气。清晰的轮廓,帅的一塌糊涂,让人怎么看也看不够。

    于是现在,感觉到岁月静好的柳樱雪,竟没了睡意,只细细端详着苏莫。

    “是啊,”柳樱雪伸手,触碰一下他的脸,温柔的道,“苏莫,你都醒过来这么久了,有时候我还是以为自己在做梦。很怕失去你,我真的很喜欢你。”

    “阿雪……”苏莫也忘情地伸出手,抓住了柳樱雪的手,“未来的未来,我会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你。我不会比你先走。”

    …………

    最近,柳樱雪又突发奇想,画了一张子母床的设计图。

    所谓的子母床,就是两层的床。

    上边一个小床,攀爬旁边的木梯上去,底下,是大床。

    她把设计图给了张嘉俊,说是先给张嘉俊带薪放假几天,让他帮忙,找合适的木材定做出来。待做出来后,如果满意,柳樱雪还会给他发奖金。

    周日早晨。

    张嘉俊找了人,把床抬了来。

    但因两层不太容易抬,所以上一层,张嘉俊按照柳樱雪的思维,做了能拆卸的小床。

    待把大床抬进屋里之后,张嘉俊和苏莫两个人,按照图纸组装了半天,总算是把小床和旁边的木梯台部组装好了。

    正在院子里洗脸的纤纤赶紧快速的抹了几把脸,回来找了毛巾,边擦,边好奇的打量着子母床。

    然后,她从木梯台那里风风火火的爬到了上边,扒着护栏往下看,并兴奋的喊“以后,这就是我的小床啦!爸爸,妈妈,我有小床啦……”

    “你本来就有小床啊……”柳樱雪指了指旁边的小床,小床上有小被褥和小枕头,纤纤已经在那破小床上休息过好些日子了。

    “是啊,你有好多个小床啊……”苏莫则抬手指向小间那边。

    这意思,你在那边也有小床呢。

    “哎呀,不跟你们大人说,你们不懂我的激动心情。”纤纤深感失望,她又从梯台那里噼里啪啦的跑了下来。

    虽然纤纤平时比较乖,奈何再乖的孩子,也不会一点不顽皮。

    “纤纤,以后在上去下来的时候,要慢一点稳一点,你要是摔着,小床就不给你了。”柳樱雪皱眉威胁。

    “不用担心的。常下梯台,岂能不摔。”苏莫在一旁道。

    “爸爸爸爸,还是你好,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好人!你能体谅纤纤的飞鸟一样的心情……”纤纤冲苏莫跑过来,抱住。

    小丫头的这些奇葩话,是从斌斌那里学来的。

    “苏莫,就你能宠她,”柳樱雪没奈何,“你这样跟她说,她下次一准儿还要冒冒失失的。”

    “我倒是盼着她能多摔几次,”苏莫打趣,“如果脸着了地,就没人再夸她长的漂亮了。如果摔坏了脑袋,就没人再夸她聪明了。看她以后拿什么神气。”

    “爸爸……”纤纤觉出了不对味来,她拖着长腔喊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