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偷溜上去

    说着她看了一眼匆匆朝着外场走去的背影,回眸看向一旁的扶律连忙道,“不如我们俩去找那丫鬟,让她帮忙传话!”

    扶律闻言连忙同意道。

    “对,这办法最妥帖!”

    说着两人朝着云鸢的方向追去。

    云鸢出了会场便朝着停马车的地方走去,她偷偷回眸看了一眼,见那两个琴师抱着琴跟在后面,步伐更急了几分。

    陈端正在给马喂草,本来他也想跟着进去会场的,可是那会场守门的好像对戚知州很是有意见,别人都是带的一群人,见到戚知州后直接就说只能进四人,想着戚知州要带着他的随从,小姐肯定是要带着云鸢姐,他很自觉留下来看马车。

    可是这看马车实在太无聊了,看着马都被他喂的吃不下草了,他百无聊奈叹着气,特别是听到那边热火朝天的擂鼓声打斗声,他更是心下痒痒的。

    陈端正唉声叹气喂着马,突然一双手拍在了他的肩上,他立马警惕的回头要出手,一眼看到是云鸢姐,一脸的惊讶道!

    “云鸢姐,你怎么出来了?”

    察觉到自己说了一句姐,陈端连忙把嘴捂住,有些歉意道。

    “对不住,忘记了!”

    云鸢不等陈端再多话,左右看了看没人,连忙凑近小声道。

    “后面那两个是上次到过我们府上的琴师,她们偷了我们小姐的曲子在会场上表演,刚刚两人一直在看小姐,很可能他们认出我们了,一会儿我把两人敲晕,你记得把两人带到客栈,然后让五花找人将他们送回去临君城,记得交代送回去立马关起来!”

    云鸢说的虽然快,但是陈端立马就明白了,连忙问道。

    “关起来关多久啊?”

    云鸢看了一眼后面跟过来的人,连忙低声回道。

    “关到小姐说放为止!”

    说着那两人已经走近来了,两人正准备拍云鸢的肩说话,手还没挨着云鸢的肩膀,就被云鸢一转身双手一劈晕了过去!

    陈端连忙和云鸢将两人抬上了马车绑紧了嘴里还塞了棉布,推进了坐垫下的暗格里。

    想着巡凤城出城检查还算简单,应该查不出来,这才下了马车!

    云鸢一下马车看到地上的两把古琴,想到琴师都爱琴如痴,她嘴角不由勾起邪恶一笑,拿出匕首上去挑了几根琴弦,然后在那雕着各式精美图案的琴上狠狠刻了两个大王八。

    “让你们偷人乐谱,让你们抄袭,王八琴师只配王八琴!”

    说着她满意笑了笑,把匕首塞进了腿边的裤腿!

    陈端坐在了马车前,看见云鸢把琴丢进了马车,扬了扬鞭正要走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急道!

    “对了,这戚大人的马车我赶走了,你们晚上怎么回去啊!”

    云鸢想了想,这确实是个问题,令牌一天只能通行一次,陈端出去了就只能明天进来。

    可是想着这两人留下一定是个祸患,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个……这个你先别管了,快去把事情办了!”

    陈端闻言虽然担忧,却还是点了点头,没再废话,直接就朝城防驾车而去!

    云鸢看着飞驰而去的马车,特意在外面转了一圈,寻了几个护卫模样的人问了问茅房在哪,然后还特意去茅房走了一遭才回去!

    林越清看见云鸢回来,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一旁的戚如是却是提前开口了。

    “云鸢兄弟你去哪儿了啊?”

    一旁的云鸢闻言一愣,有些不好意思道。

    “去了茅房!”

    戚如是闻言连忙道。

    “你早说叫我一起去啊!”

    云鸢闻言又是一愣,脸色有些尴尬道。

    “好……好,我下次记着叫你!”

    擂台上依旧很热闹,看台上的人也很兴奋,有人欢呼有人沸腾也有人嘲笑那些落败的人。

    林越清心中想着一会儿的文试,一旁的云鸢见着四下无人关注他们,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凑了过来,小声道。

    “先生,马车已经走了,可是一会儿我们坐什么回去啊!”

    林越清闻言看向有些担忧的云鸢。

    “不用急,自然会有办法!”

    云鸢还是有些担心问道。

    “这还能有什么办法啊,那些人都对戚大人有意见,我们总不能走回去吧,那还不得被笑死!”

    林越清闻言轻笑,手指指了指上面。

    云鸢朝着上面看去,一瞬想到了什么,她犹豫了一瞬,又问道!

    “先生,我们这么多人直接坐那位的马车不会被盯上吗?”

    林越清闻言对云鸢招了招手。

    云鸢的耳朵凑了过去。

    林越清淡淡道。

    “偷溜上去不就行了!”

    云鸢闻言一愣,抿了抿嘴点了点头。

    这办法可是真的好!简单明了!

    高台上临王看着台下,渠谭却是早就没了看擂台上的笔试,心情有些沉重。

    临王的出现和那一道御赐的婚书打乱了他的阵脚。

    他的眼神看了看被临王抱在怀里的明蛰,脸上闪过一丝狠戾。

    这位背靠大树的小少主看来是非除不可了!而且还得是越快越好!

    擂台一直打到了中午,到了午时楼上两层的人都进了各层的宴会厅,只有楼下一层因为人太多,没有设宴会厅,只是一个小方桌送了一些饭菜,便各自吃自己的去了。

    送餐的人送到戚如是这桌并没有带饭菜,对林越清和戚如是做了个请的手势道。

    “戚知州,三青先生,渠大人请二位上三层!”

    林越清和戚如是闻言互窥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二人抬步往上楼的阶梯处走去,身后的云鸢和戚如是的随从想跟着,却被拦了下来。

    “二位就在这儿,一会儿给你们送餐来!”

    云鸢他们被拦了下来,林越清回头示意看了她一眼,云鸢没有多说什么,老老实实站在了原位。

    林越清和戚如是上了三楼,一楼的人都是投来艳羡和嫉妒的眼光。

    毕竟能进三层,便表示周家认可了你,周家认可便代表你以后就可能是周家家臣里的一员。

    可别小看周家的家臣,有些混的好的都是有官职和俸禄的,待遇不比京都的官员差。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