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的火焰,忽然间从熔金门的四周燃起。

    接着,原本巨大的熔金门,瞬间便被火焰所包围!

    在头顶上,好像有一座大山压了下来一样。

    “这就是当年那位古神留在熔金门内的六种重金!”

    身后的云翘失声叫了出来。

    “可是,怎么变化跟先前的不大一样?”

    他们是最后一个参加考核的。

    本来,这算是一个优势。

    因为,他们可以看看前面那几个人的手法,选择自己的应对方式。

    可现在,云翘却发现,熔金门的难度,比起刚才,增加了几倍都不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在作弊!”

    她脸气得胀鼓鼓的说道。

    “既然抓不住把柄,就先不要揭穿。”

    君沫璃淡淡道。

    “回头,一股脑的跟他们算总账。”

    “好……”

    云翘本来心里不太服气,还想反驳。

    可是,看到君沫璃那冰冷而带着杀气的眼神之后。

    居然缩了缩头。

    没有再开口反对。

    好像,这个女人,天生就有一种领导力。

    能够让别人心悦诚服的按照她所说的话去做。

    “大人,您的办法,真是神奇!”

    石惊天惊喜的看向了身后的圣女大人。

    比起他们刚才通过熔金门的时候。

    现在熔金门的威力,简直增加了几倍都不止!

    上面一道又一道的金色符文,不停的显现出了威力。

    似乎,里面所有的禁制,都已经被调动起来。

    他的心里,忽然一跳,不禁起了一个很莫名的念头。

    要知道,这座至尊殿,是当年古神留下的遗址。

    他们在面对着它的时候,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可是,这位大人,却好像对至尊殿的禁制,完不放在眼里一样。

    而且,还能够熟练运用这里面的符文。

    难道说,大人与至尊殿,有着什么联系不成?

    这时,圣女大人的眼睛,却射出了一道冷光。

    她看向了贯天璇的身影。

    站在一片光芒之中的贯天璇。

    这时一点慌乱的表现都没有。

    他的双手,正在飞快的打出各种炼器法诀。

    在他的指间,无数道火焰,正在不停的飞舞着。

    让石惊天等人,都看得瞠目结舌。

    这些炼器手法,有很多,是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甚至,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之外。

    “小白。”

    石惊天愣愣的回头。

    “你掐我一下。”

    “我是不是眼花了?”

    “那个贯天璇,他所使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法?”

    “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而且,好像跟以前灵虚界所流传的炼器手法,根本不是同一个体系啊!”

    “我在三清天的人身上,都没有看到过!”

    “这到底是什么路子!”

    “以前,也从来没见他使用过啊!”

    “还是说,他以前,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老虎?”

    “该死!”

    圣女大人的手指,用力掐住了自己的掌心。

    她死死的盯住了站在人群里的君沫璃。

    虽然她也不了解贯天璇。

    但她知道。

    这一切的异样。

    都与那个贱人,脱不了关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