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3章 先发制人

    而现在他们家人朋友走了,都没有一个人在这里,石头爸感觉这些问题都好棘手,得好好思量思量才行!

    ……

    而这边的庄父终于在几次的庄母追问,以及他自己愤怒着,断断续续说出来了去的情况

    原来,前天,庄父和最后只有七八人一起去了那医院。

    电话问的石头爸,也就是之前的未接电话回拨,知道了位置。

    然后气势汹汹点去了。

    他是准备大干一场的。

    结果去后,面对的都是指责

    “现在来干嘛,早去干嘛了?”

    “你还知道来啊!”

    “是来干嘛来着!”

    “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这都是什么人……”

    ……

    七嘴八舌的话语,庄父却不动声色,依旧逞强说着“我来,我来看看孩子怎么样了?”

    说着庄父去看庄雅。

    然后才看到庄雅气色不好,有些憔悴,但是好像目前“晕迷”着。

    “怎么……?”庄父话没说完。

    石头爸道“好像来的有点晚吧,老朋友,昨天打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我看他是怕了,还是……”

    石头爸制止了一个亲戚的说话,望着庄父道“我想听听你说的话!”

    庄父吞吞吐吐,“这,这……我有事,急事,没办法来,其实……”

    “有什么比孩子去医院更重要,你……”石头爸还没说完。

    庄父先发制人道“我是……你们孩子做了啥事,我也得了解清楚,不然怎么……反正不会但你们随便糊弄!”

    石头爸笑下,道“不然怎么……?你想说什么!”

    石头爸抬手示意身后点人不要发言然后道“好像朋友变化挺大的!”

    那是啊,记忆中,庄父那时和石头爸年轻在外面做事,都还未成婚,以及谈朋友的,在外面工作,却能相互扶持,但是现在呢,却变了味道。

    石头爸想到什么拍拍庄父的肩膀道“我还记得那时的我们……”

    石头爸说起来,便好像陷入了回忆中,望着旁边道“那是的我们还瘦,还很年轻!然后我们都对工作很认真,还记得你我都在外面跑单子的时候,会因为一个单子难签,而相互有时抱怨几句说着不想干了,但是最后还是彼此鼓劲着,继续努力,但是没想到,最后……”

    庄父接话道“最后我走了,还是离开了,去了别地,你却在那慢慢怕爬起来了!”

    石头爸笑笑答“我其实……说个秘密,不过我们那时秘密还挺多的”,然后顿下,石头爸,继续说着“我其实没那么想继续做下去的,但是又不甘心,没有个结果,然后努力,再努力,在外吃着泡面,快餐盒,甚至在外面大桥下睡过觉,却依旧的努力!”

    庄父望着石头爸,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在他的记忆里,他不死最后混得蛮好的吗?怎么会,怎么会还这般辛苦,睡桥下“桥下不是那些乞丐什么的,你怎么也……”

    旁边人都望着两人,感觉气氛怎么变得诡异了起来。

    却都看着局势,也没怎么开口的。

    只是有少许的侧耳私语着。

    石头爸继续说着,“你以为那么轻松吗?那时我们都还是小喽喽,为了单子哪里没去过,跑过,但是那样开销,总是报销不了,我们又受挤兑的,还是慢慢熬,慢慢熬……”

    “你最终熬下来了,我却到处干会,换家,再干会,后来,家里让帮忙就回家了!”

    “是啊,如今都不同了!”石头爸感慨着还说着。

    “是都不同了,但是……”庄父看下眼前的床位的庄雅,意识到什么,画风一转,庄父有些的阴阳怪气道“如今当了大老板了,就纵容你的孩子这般?”

    庄父抬眉,侧目,示意那边的庄雅的情况是石头家的儿子造成的,要给了交代。

    石头爸眼下什么都明白了,望着庄父的样子,和身后起哄说着,要给个交代,不然不走的话语。

    石头蔑笑了下“原来,以前你逃了,没看局势,现在依旧,其实,其实,你和我业绩都差不多的,对了,话到这里,再告诉你个秘密,要是你没走的话,不久都可以升职了!可是……”

    石头爸耸肩着,然后拍手,再摊开,意思是庄父最后走了,所以没了。

    “所以你顶的是我的位置?”庄父有些被挑衅的生气了的模样。

    此时好像才进入真正的开局的“阵仗”!

    有了些许的火药味。

    “未必!”石头爸挑眉看着庄父。

    “那你刚刚说,位置怎么,如果我没走……”庄父追问着。

    “这事也过了这么多年,不重要了,不重要了!”石头爸摆手说着。

    但是庄父想着,如果按刚刚的话音,庄父没走的话,继续干下去,那没准位置就是他的,升职加薪,以及后来的前途似锦。

    庄父甚至有种石头爸抢了她的生意,机会,和未来,好像石头爸现在的未来应该是庄父的一样。

    也就是他应该过的是庄父现在有车有房,还有公司,以及众人羡慕,巴结的位置,但是眼下,自己却混得这那都心里,甚至对于孩子的婚事,哪怕医药费都躲躲藏藏,没有权力说话,没有底气的。

    想到这些,也看看身后彼此站的人,一边是西装革履,一边是有几个拿着锄头,铁锹。

    而那边放柜子边摆满,放不下的是些水果,还有牛奶。

    强烈的对比,还有他现在两手开口,准备干架的架势庄父很是生气,揪着石头爸的衣领,因为庄父爱石头爸一点。

    所以有些吃力揪着衣领,道“你他妈是不是把我的位置抢了,是不是,是不是,我问你是不是?”

    “是有不是,又怎样,你自己要走的,我还劝你别走的,现在你想说什么,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你还想翻账不成!”石头爸挑衅着看着庄父,好像看着杂耍的样子。

    石头爸微摆头,不让旁边的那插手。

    而庄父身后的人,怕闹大了,在那言语着拉扯着,让庄父不要冲动,不要激动,好好说。

    可是能不激动吗?

    想到石头爸的话,还有想到,那些早已离职,已经升官点人,是的,哪怕现在找到那些人,大费周章找到了,但是有什么用呢,这如今的局面已经定下了,也就是哪怕是把当初的人找到,拉着衣领,得到一句话“是的,那个位置原本属于你的,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然后说着那捷足先登的人是现在的石头爸,也于事无补啊!

    庄父想到很多,然后很生气着,一挥手给了石头爸一拳,石头爸却笑了笑。

    擦着嘴边的血迹,“好,算还你了!”

    “不算,我现在应该有车,有房,什么都有,可我却……”庄父说着很是恼火。

    石头爸却道“你要搞清楚,是你自己要离开,坚决的离开的,那时我没劝你,没劝吗?我现在都记得,我说,别走,呆着的,熬熬就熬下去了,就我一个,其他人都不认识的……,但是你呢,你说什么?”

    石头爸戳着庄父的道“是你自己说,不要,不要的,你不想呆,你说不是人呆的地方,死也要走!怎么现在倒成了我抢你的!”

    “唉,怎样都不重要了,都是过去的事了?”

    “是啊,再怎么也是过往的事了,当初些人在不在都不知道,公司都不存在了,计较这些干什么?”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计较也没用!”

    那边石头爸的人,帮忙说劝着。

    而庄父爸却很不依不饶,然后叫嚣着“那……这样,不说多的,给几百万吧,至少一百万是有的!不然别怪了翻脸不认人,这,这,你看我孩子还这样,你要是是个男人,叫你孩子娶了,择日完婚,爸我房子做大,不,拆了,弄新房,再盖一房,这事算了了,不然,哼。……”

    “不然你怎么样!”

    “抢钱吧?”

    “这说的人话吗?”

    “老兄,(庄雅)医药费都还没给,做梦了都”

    ……一阵哄堂大笑,和指指点点,只是庄父这边的人,一同叫嚣着,赔钱,赔钱!

    而那石头爸这边都是哄笑,仿佛听到很可笑的事情,笑得肚子疼。

    “不然怎么,你准备干嘛?杀了我?还是叫你的兄弟踏平我?”石头爸质问着,但是言语充满了不屑,和挑衅的味道。

    “怕了吧,我一锄头都可以拍死两三个!”

    “是啊,该你们害怕了!”

    庄父这边的人一副不得了的样子,还指指点点,好像示意着,这里的几人,胖的交给你,瘦的交给我,几下都摆平了。

    这边都已经在分工了,而那边好像浑然不知,死期要到了的样子。

    庄父几抬下巴,一副我不得了的样子,只是比石头爸矮点,还是有些吃力的抬眉,不能俯视般看着石头爸。

    有些不悦的旁边看了两下。

    道“我最讨厌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然后正眉看着石头爸道“反正今天你不给个交代,我不会让你好过,不让你走出这扇门!”

    身后的人也跟着叫嚣着。

    石头爸笑笑,好像准备说什么,然后转念一想道“还有什么,痛快说清楚,不然等会……哼……”

    “等会怎么了!?你还敢拿我怎么遭不成?”庄父道,眼下比刚进来,多了点淡定,和底气。

    因为他知道了秘密,也觉得石头爸亏欠自己,所以更加的没有忌惮着。

    但是石头爸好像一切尽在自己掌握的样子,丝毫的都不在意,好像看戏般,看着庄父的一言一行着。

    石头爸笑笑不语。

    “你知道吗?我很讨厌你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以前可还是我带的你,你可是我的跟班,小跟班知道吗?怎么现在狂的样子比谁都凶,声音都大,之前咋没觉得你这般的难对付,这性格的!”

    庄父说着,笑着“那时可还是师傅前,师傅后叫着的,还是我给的机会让你跟着我跑业务,教你怎么对顾客,怎么对人,哼”苦笑下,“怎么,现在都用来对我了,原来你学到的都用在我身上,算计我了是吧?”

    庄父滔滔不绝,继续道“是不是,现在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我才发现啊,早知道,当初就不交你的,你能有今天,都是我造就的,你应该谢谢我这个恩人,端茶倒水的,不说叩拜就免了你今天怎么的,也得对我感激涕零,你这什么态度,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怎么现在洋墨水多了,都不会认主了!”

    庄父说得酣畅淋漓,很是舒坦,因为在他看来,很是不屑,当初的小跟班,现在却混得人模狗样的,庄父自然气,最重要的是自己却混得如此悲惨。

    他觉得他的人生应该是石头爸现在的样子,他是过错了人生,和生活,而本该属于自己点生活却给别人过了的感觉。

    庄父能不气吗?

    两边人拉劝着,他俩却依旧言语,好像要把多方置之死地才能自己后生一样!

    只是生了吗?

    其实都没。

    “小跟班,来叫师傅,师傅?”庄父又道,以为石头爸理亏着不说话的。

    却没想,石头爸,笑笑后,开口着“师傅?哼,已经过去了,你担不起这个称呼了,我叫你也受不起知道不?”

    “怎么受不起,你威胁我还是?我告诉你,我不怕,你看到没,我身后的人,看着什么都不怕的,他们随便出手,就打得你们满地找牙的!”

    庄父虽这么说,但看着他们那嬉笑和不放心上的样子,庄父多少有点心虚了,刚刚一直都觉得他们是不知道死期,但是时间久点,甚至都感觉自己好像被玩弄,以及他以为对方是那网里的鱼。

    但是现在怎么有种错觉,其实自己才是那网里的鱼,当然,收网的是石头爸,不是自己了。

    这种心里改变,随着他们的一次次哄笑,庄父感觉自己都有些心里没底气了。

    人不自觉后退一步,撞到身后的人,尴尬一下,随即道“怎么怕了吧,怕了赶紧的,赶紧把几百万拿出来,速度点,不然有你们好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