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92章 我对你想入非非(144)

    办葬礼,缺的无非是钱,有了钱,其他一切自然都不是问题。

    然后有个人,为欧翔送钱来了。

    那是一个男人,约莫四十岁上下,他没说名字,也不说为什么帮他。

    但他的确以赵缚龙旧友的身份,出现了半天。

    虽然只有一个小时,甚至可能都不到,却让欧翔一筹莫展的情绪有了舒展。

    因为他给了欧翔一笔钱,那里面足够安葬赵缚龙,甚至够欧翔独自生活一段时间了。

    他想,那应该是男人可以拿出的部,因为他看起来不富裕,走路脚有点跛。

    但是一身正气,背脊挺的笔直。

    他离开时,欧翔追上他,问他“你是军人么?”

    那人笑“你看出来了?”

    欧翔说“感觉,三年前我跟我养父去集市,碰到过征兵的,他们的感觉跟你很像。”

    那人仍然笑。

    “你知道我是谁,对么?”

    那人似乎犹豫了下,点头“是的。”

    “所以,你是我父亲的朋友,对么?”

    那人却不说话了。

    “我想知道他在哪里,你可以告诉我吗?”

    那人依旧是没回答,只是转眸看了一眼远处。

    但欧翔看的不是远处,而是方位,那是西南。

    “所以,我亲生父亲在西南对么?”

    “……”

    “他还活着么?”

    “……”

    “他什么时候回来?”

    “……”

    “不回来吗?”

    “……”

    “他为什么不要我?”

    那人总算说话了“他没有不要你。”

    欧翔眼眸颤了下“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来找我?”

    “……”

    那人再次沉默了。

    欧翔已经感觉到,问不出更多了。

    他几乎已经放弃。

    但那人看着他片刻后,居然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递给他。

    欧翔拿着纸条,那是一个人名,还有一个地址,是小区名,写的含糊其辞。

    欧翔眨眼睛,看着那人。

    那人道“你养父去世了,你在这个村子呆着没有前途的,你去北京,找这个人,他会安顿好你……”

    那人说完,便又走,欧翔怔了下,忙又上前,一把扯住他,问“你可以带我去么?我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我不认得路……”

    男人却一点点抽回自己的手,欧翔注意到,他缺了一枚小指,他说“……我能做到的,只是如此,其他我没有办法……”

    他又说“再见。”

    然后,他走了,没有回头看欧翔一眼。

    养父的葬礼结束后,欧翔拿着那张纸条,看着那上面的名字沉默良久。

    只是一个人名,诺达的北京,要怎么去找?新小说城

    可似乎北京的这个人,认识父亲,也许自己去了,可以找到父亲也不一定……

    但他跟着又摇头……不,不可能,他之前看的是西南方向,他不是随意看,否则他没必要转过头……

    可是他却让自己去北京……

    “我听说明年国家要征兵了……”村里的王大爷说“娃子,你爹去了,你小子这么能干,去当兵呗,挣个功勋回来,当英雄嘞……”

    欧翔眸子轻颤,心里暗暗下了某个决定。

    他要去当兵,要去西南……

    但去西南之前,他需要去一趟北京……

    他印象中,村里似乎有在北京务工的,他用葬礼剩下的钱盘点了下,联系上那人。

    又托人买了火车票,跟着,踏上了北上的道路。

    对他来说,一切都是未知的,一切又都是新的开始。

    他不知道前方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才是正确的。

    但他现在做的,的确是自己最想去做的。

    他去了北京,在北京守了三个多月,守到了那个人。

    同时通过那个人,知道了养父口中的坏人父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该感慨一句他真是个英雄!

    可是感慨之后,他便生了恨,他恨这个所有人心中的英雄!

    那是他的第一次恨,恨之入骨。

    但其实这份恨,在之后的几年当兵生涯中已然淡却了许多。

    他没有那么恨了,开始理解了,也懂得了。

    虽然他心里还有不平,可人生就是如此不公平,舍小家为大家,他是军人,他不是不知道……

    只是这事儿摊在了自己身上,接受不了罢了……

    可他没想到,之后他还有第二次,这一次,没有所谓家国天下,没有所谓的英雄和牺牲……

    因为,那是那个人的私心。

    他跟章程被俘,他们俩都知道接下来面对的,必然是最严酷的严刑拷打,也做好了投身人间炼狱的准备。

    但他们都知道,不管怎么样,他们什么都不会说,他们会在死去的那一刻,都保有一个军人的尊严和魂魄。

    可没想到,对方用的方法居然是折磨其中一个人,让另外一个人完整无缺的在边上看着。

    对一个人,身体上凌虐,对另外一个人,心理上凌虐……

    简直耸人听闻……

    原本被抓走的是他,他没有说话,只跟章程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在告诉章程,一定要撑住,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撑住……

    章程回以一个更加坚定的眼神,他甚至还笑了一下。

    然后,两个人,两个审讯室,铁栏关着,彼此可以清晰的看到彼此,那么近,又那么远的距离。

    他听见其中一个人吼着,说要先打断他的腿……

    他咬着牙,闭上了眼睛……

    可没有想到就在那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接电话的人就在自己边上。

    电话声音很大,他听见了。

    那人说“我看对面笑了的那小子心理素质不错,换一下……”

    “行刑的人”怔了下,看了一眼章程,没曾想,章程却又笑了下。

    这个笑,让男人恼怒,他一下子冲过去,叫道“老子马上就让你笑不出来——”

    欧翔永远不想回忆那几天的经历,没回忆一次,就是对自己精神的一种折磨。

    没回忆一次,他都觉得自己还不如就死了,死了,一切一了百了,干干净净,多好……

    而事实上,他那时候也觉得自己一定会死的,只是可能比章程晚点儿死罢了……

    他没想到自己会被救出去,也没想到最后将自己换了的人,回事他的……亲生父亲!

    那是他第二次对他,恨之入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