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不离不弃

    静雨心有所动,“夫人,”

    若初打断她,“你还唤我夫人吗?”

    她暗暗咬咬嘴唇,鼓起勇气开口,“长姐。”

    若初笑着握住她的手,“这就对了嘛。进了门,就是我们家的媳妇,你贤惠聪敏,对若尘情深义重,相信你们会白头偕老,儿孙满堂。不用担心我,我会护好自己和这个孩子。”

    若初回身把珍藏多年的,没那么显眼首饰金银递到她手中,“你亲生父母都走了,又与继母闹翻多年,这嫁妆就由我这个姐姐给你准备。我既是你的娘家人,也是你的婆家人。嫁给我弟弟,以后可能没什么富贵荣华的日子,也许会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吃粗茶淡饭,穿粗织布衣,却好过这王府里提心吊胆,勾心斗角。这些东西,没那么贵重,可能无法让你们一生衣食无忧,却也能让你们少吃点苦。我希望你们能幸福美满,像我父母那样伉俪情深,像我义父姑姑他们那样,比翼双飞,相濡以沫。”

    静雨握着那些珠宝首饰,含泪点头,“长姐,你放心。以后无论过什么样的日子,无论公子他在什么地方,我都会紧紧跟着他。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静雨能嫁给一个与自己两情相悦的男子,是一生的幸事,带着若初的祝福和期盼,带着对未来夫唱妇随的美好憧憬,她急切而又紧张地梳妆打扮,等待若尘来牵自己的手。

    出嫁是女人一生最隆重的大事,所以就算前一晚没怎么睡好,次日也丝毫不影响她做一个容光焕发的美娇娘。

    “真好看!”若初亲自帮她簪好最好一支金钗,又令红帮忙把剩下的收拾妥当,扶她起来,“从今以后,你就要走上属于自己的新人生了,答应我,你们一定要幸福!”

    静雨激动跪下,泪花打滚,“静雨,拜别夫人。拜见,长姐!”

    “好,好,好,”若初喜极而泣,“不许哭,以后又不是见不着了。”

    话间,李娇鸾带着王府其他姬妾来了,王妃以王府主母的身份,为静雨准备了不菲的贺礼,王府其他姬妾也舍得割肉,各自相送了不少好东西。

    静雨一一拜谢,对王府各个家主叩拜待嫁。

    吉时快到了,大家有焦急,有不舍,有泪目,有教导,有劝慰。高兴喜悦也好,妒忌眼红也罢,都在此刻聚集在一起,等待观看这场盼了多年的婚礼。

    元僖自始至终都未曾露面,若初也没心思管他,只愿今日一切都顺利进校

    可是,时间匆匆而过,该到新郎接亲的时刻,却始终没看到若尘上门。

    若初心中生出不好的感觉,着急派人去催促查看。

    静雨握着团扇也是焦虑不安,强作镇定。

    周边之人,你一句我一句,看热闹不嫌事大同情的,还上来宽慰两句。其他的不坏话就冷眼旁观。

    眼看吉时都要过了,依旧无人上门迎亲。

    若初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正不知所措,静雨手中的茶杯骤然坠地,摔得粉身碎骨,惊得在两人面面相觑,一身冷汗。

    现场静了片刻,忽然开始了排山倒海般的议论,几乎将两饶惊慌尽数淹没,换来一阵阵七上八下的忐忑与难以言的恐惧福

    “都给我闭嘴!”若初忽然暴怒呵斥众人,也不管李娇鸾被冒犯的冷脸,“前来祝贺的我们欢迎,胡袄的马上给我滚!”

    众人一时语塞,派去催促的人急匆匆赶回来禀报,“夫人,奴婢去了张大人家,可他们都不在。家中一奴仆,张大人昨夜出门,一直未归。慕容先生和夫人一早就去找了,也都没回来。”

    “怎么会这样!”若初听得一时头皮爆炸,不自觉后退两步,瘫在红身上若尘绝不可能抛下静雨不来接亲的,除非遇到了什么大麻烦。

    不,若初不敢多想,抛下众人就赶去德英殿找元僖,静雨也跑掉厚重的装饰追上来。

    若初喘着粗气闯入大殿扑向元僖,“殿下,若尘失踪了。”

    元僖稳住她,“我刚刚听了,你先别担心,我已经派人去找了,没事的,会没事的。”

    若初想到前段时间的关于火雷的事就急得魂不附体,扶着元僖着急无措,泪眼滚滚,“他到底遇到什么了,否则绝对不会误了今日的时辰。”

    “我知道,”元僖竭力稳住胡思乱想的她,“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别担心。”

    静雨也不顾跑得披头散发的妆容,跪在元僖面前磕头不止,“殿下,求求您,没有夫君,我怎么成亲。求求您,帮帮我,求求您。”言毕又把头磕得“咚咚”响,额头都磕出血来。

    李娇鸾赶来拉静雨起来,“好了,你是今的新娘子,要注意仪态。殿下已经派人去找了,张将军曾为宿卫军副指挥使,武功那么好,不会有事的。你就再安心等等,就算误了今日时辰,只要人找到,就再选个更好的日子。”

    几位姬妾也顺着王妃的话继续接茬,一人一句,一句一言,一面宽慰惴惴不安的静雨和若初,一面顺势讨好元僖和李娇鸾。

    可是,她们越是唧唧咋咋个没完,若初和静雨就越是心急如焚,坐立难安。

    日光伴随着时间逐渐流逝,那种畏惧恐慌感越来越无法控制,越来越让两人坐不住。

    半个时辰后,静雨终于憋不住了,“不,我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我要去找他!”

    李娇鸾当即呵斥,“胡闹,你是新娘子,没有新郎迎亲自己跑出去成何体统!”

    “不成体统就不成亲了!”静雨不经大脑回怼一句,又意识到自己大不敬,只能“噗通”跪下,哀求的目光投向若初。

    若初早把嘴唇都咬破了,见静雨如此不顾一切也决定豁出去了,“殿下,我也等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我会急死了,你让我们出去找吧。”

    元僖拧眉,“不行,你有身孕,月份都这么大了,不能随便乱跑!”

    “你让人陪着就好啊,再这样等下去不知道会怎么样!”若初挺着大肚子就向他下跪,静雨也不停磕头,“殿下,让我们去吧,求你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