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生死相随

    “这,”李娇鸾还想开口阻拦,李忠匆匆赶回来禀报,“殿下,找到了!”

    众人一起回头,“在哪儿!”

    李忠支吾一声,“慕容峰先生和夫人在,应该……”

    李忠没再下去,吞吞吐吐似乎有难言之隐,若初急躁地飞冲过去抓住他的衣领,“到底在哪儿,快!”

    李娇鸾也赶出来问,“妹妹你冷静点,李忠,快啊!”

    静雨泪下如雨地扑上来追问,“李管家,他在哪儿?求求你快告诉我!”

    李忠低头,“这……”

    元僖大怒,“你磨蹭什么,还不快!”

    李忠吓得一个激灵,“在,东城外三十里的孤山旁!”

    元僖听罢惊得后退两步,不及开口,若初已捂着狂跳的不安的心,拉着静雨就飞出大门。

    “你们给我回来,拦住她们!”元僖急得大吼,可若初充耳不闻,不出片刻就飞出王府。

    元僖无奈,只能令李忠火速准备马车跟着,自己骑着快马带着李勇去追若初。

    若初怀着身孕,带着静雨根本走不快。李勇没费多少工夫就追上了她们,跪地请若初回去,可若初着急弟弟的安危不惜与李勇大打出手。李勇投鼠忌器挡不住若初,元僖气得火冒三丈。但若初与静雨坚持,元僖拗不过她,只能让她们坐上马车继续前校

    一路上的颠沛流离,若初然不顾,元僖紧张她的身孕紧紧抱着她,“若初,你不只有弟弟,还有孩子,还有我,你不能不顾我们!听话,回去吧。”

    若初愕然推开他,“你为什么阻止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语未了,一阵头晕目眩令她气力流散,不自觉瘫在他怀中,若初撑着身子绝望地看着转向的马车,和被李勇点穴的静雨也,“你又对我下药!”

    元僖目露不忍与心疼,“对不起,但是,你不能去!”

    若初当即拔簪,锥心的疼痛刺入手臂,借着瞬间恢复的意识,在元僖愕然的目光中,她拼尽身的功力压住九转回筋散的毒,带着静雨飞出马车,抢到一匹快马,火速而去。

    元僖愣了一下,随即发出狮吼一般的狂怒,“还不快追!”

    若初强压毒素带着静雨负重而行,接近李忠所的地点,远远就看到张无霜正不管不关,几乎要倾尽身的真气输给浑身血污的若尘,而慕容峰阻止不了她,只能瘫坐在一旁悲痛欲绝,泫然摇头落泪,大有无力回的势头。

    若初身子一阵酸软,从刚刚停稳的马上摔落下来,几乎晕厥。

    静雨也摔了一跤,却发疯似的冲若尘狂奔过去,抱起他已经毫无生气的躯体,伴随那一片片刺眼的血红,撕心裂肺地哭喊他的名字,震慑云霄,令人脊背发凉,寒气盘转。

    无霜绝望地倒在慕容峰怀中,浑身颤抖,不忍直视。

    若尘身上插了八支利箭,遍身还有多处别的兵器造成的伤痕,手腕血流凝固,致命伤在心口和颈部大动脉,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要对他下这样的毒手!

    静雨握着于若尘定情的玉佩,嚎啕不止。

    若初忍着剧痛爬起来,踏着千斤重步,望着眼前不愿相信却有血粼粼存在的事实,瘫扶着若尘在静雨怀中颤抖的躯体,在九转回筋散与剧烈的椎心泣血中,泪如山洪,一泻千里。

    元僖也匆匆赶到,焦虑而又痛心地上前拉若初离开,若初不断挣扎,意识与功力碰撞到了极点,竟生生喷出一口急火攻心的鲜血,再次坠地,趴在地上哭得昏地暗。

    猛然间,若初摸到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仔细一看竟是一块火雷的残留,心中大骇,惊恐的目光望向元僖,巨大的痛苦交织着无尽的仇恨与爱怨,像一锅热油,炸得她魂飞魄散。

    未及反应过来,耳边忽然传来静雨肝肠寸断的弥留之音,“不离不弃,生死相随!”转身瞬间,静雨已将锐利的发簪插入自己胸膛,在若初血流如注的悲痛目光中,含笑与若尘一起倒地,两人双手紧扣,血流相融。

    众人惊愕涌上,静雨已魂归外。

    两个亲人溘然长逝,昨日的笑脸恍如隔世。

    面对涓涓血流,攥着刺痛掌心的火雷残块,望着白发人送黑发饶姑姑和义父苍老的泪水,若初直觉身下一凉,一股液体以崩溃之势急速涌出,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腹痛和要将灵魂一起剥离一般的抽搐和绝望。

    若初意识还很清楚,六个月的身孕在这个时候爆发,她与这个孩子的母子情分恐怕就此终结。

    无霜捂住若初的脉搏失色大呼,“不好,快带她回去!”

    元僖慌忙将她抱起,眉目聚散不安,双手伴随着不断涌出的血流战战兢兢,几乎连喘气都不敢,踩着风一般快马飞奔回许王府。

    若初身下血流不止,腹痛如刀绞一般,一块一块攻击她的躯体。孩子在她体内逐渐下坠,她几乎可以感觉到他无助的哀嚎与对人世的不舍。

    可作为他的母亲,作为一个医者,她不但没能保护他,更救不了他。

    屋外传来元僖暴跳如雷的斥责,“孩子和夫人伤了一个,部都得死!”

    张无霜气急败坏甩他一巴掌,“六个月的身孕遇到血崩,你当大夫都是神仙吗!”

    “姑姑,我求求你,”元僖满怀自欺欺饶祈求,再次不顾身份对无霜与慕容峰双膝下跪,“上次您不是力挽狂澜保住她们母子的吗,这次您也一定也可以救她们,对不对?求求你们,姑姑,姑父,去求求你们,救救她们母子!”

    慕容峰义愤填膺,“你再这么无理阻挠,待会儿连初儿都难保。你难道不知道,月份越大,母子俱损的危险也越大吗!让开!”

    “不,”元僖绝望地抱住慕容峰的大腿,口中喃喃,“我的孩子不能死,我们好不容易才有的!不能死!你要救他,你必须救他!”

    元僖不肯认清现实,苦苦纠缠,慕容峰几乎被这个胡搅蛮缠的家伙给气疯。

    红惊慌失措满手失血冲出去,“殿下,夫饶血根本止不住,她快撑不住了!”

    无霜闻言,当即踢开元僖的纠缠冲进房,将所有人都轰出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