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缉令上的沈一惟妙惟肖,此时此刻,这张俊逸得脸代表的货真价实的灵币和资源。布告栏前已经聚集了众多修士,都是冲着通缉令上承诺的奖励跃跃欲试的。

    沈一那边一直联系不上,九泽现在要想找到他只能凭运气,事实上还不如这些莫邪城的修士有线索。九泽看着通缉令上的悬赏细则,又看了看正在组队的修士,果断选择了一队加入。

    九泽加入的队伍一共有十七人,队长是一个元婴期的男修,叫姜涛。

    此刻,姜涛正在逐一询问队员们擅长什么,以便制定出最佳战略部署。

    “你擅长什么?”姜涛问九泽。

    此时九泽已经收敛了气息,让外人看来不过是修为不过是元婴阶段,因此姜涛询问起她来并没有多少恭敬。

    九泽想了想:“打架。”

    姜涛看了九泽一眼,眉头蹙了蹙,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擅长什么类型?攻击、防御、神识、阵法、符箓还是别的什么?”

    九泽心说我都擅长,口中却道:“阵法,我布阵快。”

    刚才姜涛询问别人的时候,她留心了一下,这个队伍中没有其他人擅长阵法,至少没有其他人登记过这项技能,于是九泽便挑了这项来不上空缺。

    果然,在听了九泽的回答后,姜涛的神色缓和了许多,甚至还对九泽笑了笑,不过脸上常年绷着的肌肉陡然扯开,观感并不美妙就是了。

    姜涛很快针对队伍中每个人的擅长领域做出了围剿沈一的战略安排,九泽不出意外的被派了防御和助攻的任务。

    安排好后,姜涛又特意强调:“这次的歹人修为高深,各位想要那些好处就必须共同进退,否则就算找到了他也只是去送死。还请诸位不要私下里轻举妄动。”

    姜涛扫了一眼队伍,面无表情地道:“如果有人不愿服从安排,就请现在离开。”

    九泽所在的这支队伍除了她以外,全部是元婴修为。姜涛的修为并不是最高的,他之所以能当队长就是因为他声称自己有沈一的线索。所以尽管他现在表现得很强势,却没有谁站出来反驳,队伍里看起来一片祥和。毕竟想要抓人,最重要的一点是要知道对方的下落。既然这个姜涛有门路,那么在找到沈一之前,他在这个队伍中都会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在九泽的队伍出发时,被众人追捕的沈一正利用天衍珠甩开了又一波修士。

    不过两天时间,沈一已经遇见过数十个追踪队伍。

    早在遇见第三波修士时沈一就察觉到不对劲,毕竟这几拨人明显不是一个路数,能力也参差不齐,不像是被同一组织训练出来的人,倒像是临时拉起来的队伍。

    于是沈一留了一个活口,拷问之下才知道自己已经收获了人生中第一份通缉令

    在那之后,沈一为自己变换了面容,收敛了气息。但依然有不少的队伍找上他,这让沈一颇为无奈。

    想了一圈破绽后,沈一猜测自己或许就是先前在密地时被不知不觉标记了。

    只是他一时间找不出被标记的源头,在解除标记之前,他在莫邪城里就是活靶子一样的存在。得找个地方避一避。

    于是再一次甩掉追踪后,沈一潜入了凡人聚居的那处暗巷中。

    沈一一进那暗巷中就忍不住皱眉。

    饶是他立即屏蔽了五感,还是觉得窒息。

    这地方用恶臭熏天来形容都委屈了这里臭味聚集的浓度。饶是如今的修为,沈一都生理性反胃。

    这里不是想象中的紫。这里的天是蓝的,甚至有白色的云在天空自由的飘荡。

    这里的树叶是绿的,迎着天光在枝头生长。

    这里甚至还有鸟鸣。

    一切都很正常。

    除了脚下。

    沈一看着脚下如血一般的地面,地面不仅颜色如血一般红中泛黑,地表还一直泛着红黑色的液体,那些浓烈的腥臭便是从地里泛上来。

    沈一尝试了一下,他在这里一直也依旧没办法联系任何人。

    这里一片安静,沈一在这里走了好一会儿都没遇上任何攻击,很显然这个地方已经被仙盟的人清理过了。但这其中的恶臭还在,并没有被净化。

    也就是说一开始派来处理暗巷的人并没有圆满完成任务。

    直到沈一在这里全部探查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任何活人的踪迹,只是在某一处地面上捡到了两枚染着鲜血的仙盟令牌。余下的半点痕迹都没有,无论是仙盟的还是天盟的。

    因着这两枚染血的令牌,沈一仿佛看到了仙盟同道肃清此处时不得不同归于尽的惨烈。沈一将令牌清理干净,收好。望着四周,决定替两位牺牲的同道继续未完成的净化任务。

    与此同时,混迹在追踪队伍中的九泽再次尝试联系沈一无果,有些忧虑。

    不仅仅是忧虑沈一的安慰,还因为她发现莫邪城中的异样。

    这莫邪城里的灵气十分滞涩,如果吸纳入体,甚至会带来些微刺痛感。就好像原本的清灵中混入了杂质,变得混浊黏腻。

    不妙的是,有这种感觉的似乎只有九泽一人,队伍中的其他人正常打坐吐纳,看上去毫无异样。但九泽全在他们打坐吐纳的时候就明明白白看到他们额头上是不是闪过的浅谈紫线。

    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这让九泽警觉起来,她怀疑天盟这边提前动手了,于是找了个机会,将这个发现连同自己的猜测传讯给萧钦。

    出乎意外的是,她久久没有收到回信。

    九泽有些担心,不知道她的消息有没有顺利传出去。

    事实上,萧钦第一时间收到了九泽的消息,但他无暇回复。

    因为此刻的他在处理完了锦阳城的事情后,已经马不停蹄赶和仙盟的队伍汇合,一起攻打天墟宗,将天墟宗杀了个人仰马翻。收到九泽消息时,萧钦和仙盟一众修士刚好攻下了天墟总祭坛外的防线。

    呈现在众人眼前的天盟总祭坛和他们情报中的一样血腥黑暗。

    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此时的祭坛上,鲜血已经填满了繁复的图案,围坐在祭坛四周的是三百六十具骸骨,祭坛上方黑云翻涌,泄出骇人的威压。无数条紫色的线从黑云中垂下,延伸到祭坛上,又一点一点融入到那已经被鲜血的图案中。

    整个祭坛被浅灰色的结界隔绝,仙盟的修士们根本无法靠近,更无法阻止祭坛上正在发生的一切。

    很显然,天盟的献祭已经完成了。

    仙盟这一次虽然毫不费力的端了天墟宗,可终究没来得及阻止天盟的献祭。

    “撤!”

    撤退前,每一位参与讨伐的仙盟修士尽己所能的摧毁天墟宗每一个角落,杀光了留守的所有天盟修士。

    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因为每一个天盟修士在那些紫线融入祭坛之后,额前都浮现一个紫色的图案,随即整个人从内到外泛出紫色,几乎只是眨眼间就完全变了模样,仿如一个个紫色的幽灵,却又有着真实的躯体。

    与此同时,实力更是提升了一大截。好在先前仙盟的人杀过来就没想着留守,这时候天墟宗残存的天盟修士虽然都是高阶的,但好在不算多,一炷香之后也都被打的魂飞魄散。

    只是因为他们飙升的战力,仙盟这边不少低阶修士陨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文学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