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 宿醉上头感觉的妖王!

    “他在等我!”

    空地一侧忽然亮起一束金光,宛如莺啼空灵的女声,自逐渐扩散的光束里发出。

    原本,吐血虚弱得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狐王,听到这四个字,本耷拉的耳朵立刻竖起,惊喜的睁开眼,望着两丈开外金光灼灼的光束,挣扎正想从地上爬起,却因力竭频频摔在地上。

    “你是谁?别过来!”

    雪凝警觉的挡在狐王身前,雪白的皮毛根根倒竖,做出一副准备进攻的姿态,只不过被前方的气势所困,四肢不住的微微颤抖,却依然不肯往后退却半分,顶着压力做出一副誓与狐王同生共死的模样。

    “呵呵!”

    光束渐淡,隐在金色卓辉里的三人得以显现出来,两女一男,为首的少女身着一袭胜雪长裙,肤如凝脂,唇红齿白,一双葡萄似的大眼睛似能看透人心,眉间一枚金龙印记尤其醒目。

    男子一袭奢华贵气红衣锦袍,容貌俊逸,一双邪魅的丹凤眼,令人过目难忘。另一女子约摸二八年华,生得绝艳空灵,与为首少女相较显得少稍逊色一筹。

    “来人啊!护驾……”

    任凭雪凝无论如何呼叫密林里的狐狸,它们却总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隔绝在外,吱哇乱叫的频频用身子去撞。

    “初见你的第一次,你便是一副生无可恋的寻死模样,如今再见你,怎么还是这样了无生趣的样子?小白,你这样我很担心!”

    舞倾城无视雪凝的威胁,径直越过她,席地而坐将狐王抱在怀里,右手掌心聚起一道灵力,缓缓地输送到他的身体里,末了,掰开他的嘴塞了一枚丹药进去。

    “……主、主子!你终于出现了!小白等了你很久很久!”

    久到以为是自己的错判,此生无缘再见!

    幸好,主子,你来了!

    “我若再不出现,难不成你还想再次耗损妖丹么?雪逸!”

    “……嗯!”

    耗损妖丹算什么?

    只要能见到主子,即便即刻要雪逸的性命,拿去便是!

    “皇兄总说我执拗得很,依我看你们一个个比我更甚!嗨……”

    曦尧也好,龙吟也罢,还有无妄和雪逸,一个个的皆是执拗性子,这……到底是随了谁?

    “放、放、放开我夫君,我、我、我告诉你,夫君很厉害的,你……”

    “我如何?”

    若舞倾城记得没错,眼前这只说话结结巴巴的九尾雪狐,自称雪逸为夫君,忽然很好奇她接下来会如何说。

    “你……请你不要伤害他,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雪凝耷拉着脑袋恳求道。

    “真的?”

    “嗯!”

    “雪逸,你真有福气!捡到宝了!”

    舞倾城垂眸盯着雪凝看了许久,忽而展颜一笑,瞬间令其看得晃了神,刮了刮雪逸的鼻尖,直呼他有福气。

    “福气?捡到宝?夫、夫君,她……什么意思?”

    “呵呵呵……”

    除了满脸状况外的雪凝,以及颇有些羞窘的雪逸,至于舞倾城,曦尧,无妄三人皆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气氛变得轻松愉快,徘徊在十丈开外的许多狐狸,得到默许这才慢慢聚拢过来。

    “属下等见过王!”

    “嗯!”雪逸轻轻的应了一声,对众狐族道“快!见过本王的主子!”

    “主子?王,你……”

    一只狐狸诧异的不知该如何说下去,急得两前肢不住地刨地,冲舞倾城恶狠狠的龇着牙。

    “王,是不是她胁迫你的,你放心!咱们族人多,定然叫她有来无回!”

    “没错!你,还不速速放开王,否则我等立刻着急妖族所有族类,誓死保护王的安危!”

    “对!誓死保护妖王!”

    “誓死保护妖王!

    ……

    一只只狐狸似宣誓般的冲着舞倾城三人怒吼,连雪逸称她为主人的话被狐狸们自动掠过。若不是被舞倾城紧紧禁锢在怀里,他恨不得扑上去将那些个下属咬得各个缺胳膊断腿的。

    真真是气煞他也!

    “王?狐王?妖王?”舞倾城低头抚着怀里瞬间炸毛的雪逸,打趣道“小白,看来你混得还不错么?”

    雪逸觉得与损耗妖丹呼唤舞倾城相比,狐族的这些个手下更有将他气死的本事,让他们拜见他的主子,居然一个个的冲着主子撂狠话,真真是被他们气到心肝脾肺肾都揪在一起生疼!

    “住嘴!你们一个个的没听清本王说得话么?”雪逸指了指舞倾城,续道“本王说得清清楚楚,她是本王的主子,主子!听明白了没有?一个个的竟敢对她不敬?找死呢?说!若是想死本王立刻成你们!狐族多你们一个不多,少你们一个不少!”

    “……”

    “……”

    “……”

    “……”

    ……

    妖王一发飚,围在四周刚才还龇牙咧嘴摆出一副凶狠异常的狐狸们,此时被吓得噤若寒蝉一个个的趴在地上,俯首认错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怎么?本王的话不好使了么?”

    “我、我等拜见妖王之主!”

    迫于雪逸的压力,趴在地上的狐狸们不敢不从,顺着他的话拜见舞倾城。

    “你们都起来吧!”

    舞倾城话落微微一抬手,一道劲气扫过,伏在地上的狐狸们皆不由自主的站起身,然后不明所以的彼此相视起来。

    不可抗拒的力量,好生恐怖!

    叮……

    雪逸的体内发出轻微的声响,一直守在他身侧的雪凝,立马凑上前去仔细的瞧,只不过……

    一道白光闪过后,雪逸幻化回人形模样,而雪凝因他陡然变大的身躯,自他的身上滚落至两腿之间的尴尬部位,引得舞倾城,曦尧和无妄三人笑得好邪恶。

    “……凝儿,你……下来!”

    “哦!”

    雪凝羞涩的用蓬松的尾巴遮着脑袋,四足一阵乱蹬,殊不知雪逸的脸更黑了。

    噗嗤……

    “咳咳!你们继续权当我们不存在!”

    相隔万万年之后,无妄还是首次见雪逸如此愤怒之极,却又隐忍不发的神情,忽而觉得有趣这才忍不住笑出了声。

    “……夫、夫君……凝儿,不是故意的!”

    “……”

    凝儿,你要是故意的,早将你“就地正法”了!

    “夫、夫君生气了?”

    “没有!”

    “可你的眉宇紧锁,是不是凝儿将你踩疼了?要不、要不……”雪凝踌躇不定的看着雪逸欲言又止道。

    “小凝儿,要不你能如何?”舞倾城忽然好奇的问。

    “要不我帮你揉揉?”

    “……”雪逸的呼吸一滞,颇有一种饮下烈酒宿醉上头的感觉。

    揉揉?

    小凝儿你知不知道你都说了些啥?

    噗嗤!

    哈哈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