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67章 他竟然还会医术?

    胡长老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当即白了脸色,再也抑制不住怒火的警告道,“苏陌凉,你别欺人太甚!我好歹是仙宫门的长老!”

    “当初你不问青红皂白,不顾仙宫门的规则打伤我夫君,包庇偏袒你擎天殿的弟子,可有想过你是仙宫门的长老?”苏陌凉冷笑着反问,随后一脸疲惫的站起身,“既然你不愿跪,我也没空招呼你,我乏了,你请便吧。”

    说罢,苏陌凉便是快步离开了大厅,徒留胡长老一人站在那儿气得吹胡子瞪眼。

    但就算生气,他也无计可施。

    苏陌凉是魏护法钦点的人,连擎天殿的殿主都被惊动了,他要是不把此事办好,怕是没命在仙宫门待下去了。

    想到此处,胡长老就恨得牙痒痒,可就算如此,也不得不忍下满腔屈辱,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清凉药铺的大门口。

    此时,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再抬头看到清凉药铺四个大字,胡长老心头不禁涌上一股悲愤!

    他不管怎么说,也是名巅峰至尊帝灵师,居然让他跪在大门口,简直是奇耻大辱!

    可他没有选择,要么跪,要么回去领死!

    无奈之下,胡长老只有硬着头皮跪了下去。

    如他所料,他此举很快引起了行人的注意,大伙儿都情不自禁的围拢过来,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难免有人说话比较难听。

    可他这样的身份,哪里容忍这些阿猫阿狗对他说三道四,所以一个控制不住,便是出手击杀了好几人。

    围观的群众看到他展露出的实力,当场吓得噤若寒蝉。

    谁都想不到跪在清凉药铺门口的老者竟然是名巅峰至尊帝灵师!!!

    要知道这样的实力就算是放在天圣城,都是宗主级别的大人物了,如今却这么狼狈的给清凉药铺下跪,简直不可思议!

    所以,大伙儿虽不敢再胡言乱语,但却忍不住猜测起此人的身份和与清凉药铺的关系。

    而此时的苏陌凉,却是没空搭理外边因胡长老引起的轰动,所有心思都放在君颢苍的伤势上,所以三步并作两步就赶回了卧房。

    只是,一进房间,她竟是看到君颢苍脸色苍白的昏睡在榻上,不禁吓了一跳,疾步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和面颊,发现他整个人像是煮沸的水一般,滚烫得厉害。

    “怎么会烧成这样?”苏陌凉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成了这样。

    说来她一直知道他在强撑,但没想到会严重到这种地步。

    意识到他情况不秒,淡定如苏陌凉都忍不住走到门口大声喊道,“师姐,师兄,你们赶紧把大夫请过来,有多少请多少!”

    她虽然能通过神识查看个大概,能炼制疗伤的丹药,但对于看病,看疑难杂症还是不如专业的大夫。

    更何况君颢苍的身体,她不敢冒险,还是稳妥点好。

    姬芮清和方益彬等人听到苏陌凉焦急的吩咐,心知君颢苍状况不好,立马准备出门请大夫。

    就在这时,公孙景霁却是从旁边的房间走了出来,叫住了他们,“不用请大夫了,我去看看。”

    说着,不等姬芮清动作,公孙景霁就已经跨进了君颢苍的屋子,径直走到了榻边,开始为君颢苍搭脉。

    苏陌凉见他这副轻车熟路的姿态,眼里闪过一抹惊讶,“你会医术?”

    公孙景霁微微颔首,轻描淡写的解释道,“嗯,我小时候爱生病经常跟大夫打交代,久而久之对医术有些兴趣。后来我身子大好,老爷子知道我喜欢医术,便借着自己生病的由头,请了位名医细细的教我。因为有老爷子打掩护,公孙家的其他人并不知晓。”

    听到这话,苏陌凉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难怪老爷子三天两头总有个头疼脑热,公孙景霁也三天两头老爱往老爷子的院子里跑,原来是为了学医术。

    只是,他这般年轻,苏陌凉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他伤得很重,你能行吗?”

    “放心吧,你与其请外面的大夫,不如相信我,我无论如何也比外面那些庸医强。”公孙景霁笑着安抚,似乎对自己的医术颇为自信。

    苏陌凉知道公孙景霁是有分寸有轻重的人,不会拿君颢苍的性命开玩笑,他这般说,定然是有把握的,旋即也安心的点点头。

    果不其然,公孙景霁查看了一盏茶的时间就有了结论,“他五脏六腑伤得很重,好在吃了你的丹药,已经在慢慢愈合,倒是问题不大。只是他过度使用自己承受不了的力量,元气大伤,经脉受损严重,现在还有一股强横的气流在他体内逆行冲撞,导致身子发热,昏迷不醒。原本他这状况,一时半会很难恢复,得调养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只要按照我的药方来,每天坚持服药,不出一个月,我定能让他恢复如初。“

    听了最后一句话,苏陌凉无疑是松了一大口气,笑着调侃道,“真是没想到,你除了是位琴师以外,还是位医术不错的大夫。”

    公孙景霁笑着抬眸,看了她一眼,“你不是也让人想不到吗!跟你比起来,我就不值一提了。”

    苏陌凉无时不刻在给他惊喜,各方面都强大得让他难以置信,他这点微不足道的医术算什么。

    毕竟谁还没有点小秘密呢。

    苏陌凉被他这话逗乐了,失笑着摇头,“你这医术怕是不简单,又何必故作谦虚,取笑我!”

    “我可不敢取笑你,毕竟你可是连至尊帝灵师都敢杀的变态。”公孙景霁直摆手,他亲眼见识过苏陌凉的彪悍,别看她现在亲切可人,动起手,可是杀人不眨眼的。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在我面前说说笑笑,真当我死了吗!”就在这时,榻上传来君颢苍咬牙切齿而又虚弱的声音。

    只见君颢苍挣扎着撑起身子,一双蓝眸仿佛淬了毒一般死死瞪着公孙景霁,想来要不是行动不便,他此刻已经将公孙景打成渣渣了。

    公孙景霁被他杀气满满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告辞道,“那个——我先下去抓药了。”

    “你还是别费心了,谁知道你会不会在药里下毒,想要弄死我取而代之!”君颢苍一口回绝,冰冷的声音像是披了一层雪霜。

    苏陌凉见他这个节骨眼,还在争风吃醋,无奈扶额,“人家是要救你,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吕洞宾是谁?”君颢苍皱眉发问。

    苏陌凉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额,就是一个好心的仙人。”

    “你的意思是,我是狗,他是好心的仙人?”君颢苍这下更火大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