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5质子(31)

    辰廉从不留恋楼兰。

    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人,更别说楼兰人。

    所以如果非得说的话,印居安和他说这世界人类会灭亡时,他心里也并没有什么感觉。

    只是或许是在人类世界待得久了一些,冥冥之中,他已经找到了某种指引。

    有些事情,他不一定非得做。

    但是当做了,也不会损伤他己身的利益时,他似乎也不介意做。

    这便是他的性格。

    那时,生死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他不知道那种冥冥之中的感觉是什么,他只知道,既然要做,那么就要做的最好。

    在离开楼兰之后,他又和小花一起,花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走便了四国。

    见证了许多人间美好,也见过种种人间惨剧。

    两年时间,四国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韩国和吴国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那一位新韩王似乎真的对焦子晋万分相信,不仅王后是焦子晋的妹妹,和吴国之间的通商往来,也是一个十足的笑话。

    从吴国购买进对本国并没有多少用的玉石,出口吴国缺少的铁器。

    甚至他还封了吴国公主生的儿子为太子,也不知道是人傻了,还是又是一个钟情于别国公主的痴情种。

    辰廉想,要是老韩王萧高寒天上有灵,或许会在被巫铃铃杀死之后,再被自己的儿子气死一次。

    韩国被吴国渗透,已经成必然。

    至于魏国那边,穿越者渐渐迷失了本心,施行暴政,国内已经有小范围的农民起义。

    辰廉甚至还因为某种恶趣味,加入过几个农民起义队伍。

    可惜也不知是不是他乃天煞孤星的体质,真的是加入一个队伍,那个队友没一个月,就会因为何种原因凉凉。

    无一例外。

    后面辰廉自觉自己还是仁慈善良的,就没有再加入什么队伍了。

    两年时间,和停云等人约好了时间,辰廉再次回到了大魏买的边陲小城的郫县之中。

    “公子,你总算回来了!”

    停云看到他,在发了一会儿呆之后,就冲了过来。

    要不是还记得尊卑,恐怕也会像玄烨一样,抱着他哭哭啼啼。

    辰廉抿了一个很淡的笑容“是的,我回来了。”

    “公子。”白芷抱着一个婴孩走了出来,看到辰廉就要哭。

    辰廉走上前,看了一眼她怀里的孩子。

    “公子,这个……”停云红着脸,想要说什么,辰廉只是摆手,将腰间代表他在楼兰崇高身份的玉佩放到了婴孩的手上。

    “长得很可爱。”辰廉真切的夸了一句。

    停云上前来,道“是个男孩,还没一岁,一直没起名,奴才斗胆,想让公子给他赐个名字。”

    辰廉想了想,“叫太平吧。”

    “太平?”

    “是呀。”辰廉道,目光似是柔和的,“等他懂事了,天下就太平了。”

    晚上白芷做了一桌好吃的,辰廉很配合,几近吃撑,才放下筷子。

    白芷泪眼汪汪的“还是公子给面子,知道奴婢做的菜好吃,每次给停云这个呆子做,他就是牛嚼牡丹。”

    停云在一旁傻笑。

    辰廉难得为他说话“这代表他好养,以后若是有什么你不喜欢吃的,就给他。”

    白芷一听,还真的被安慰到了,欢欢喜喜的下去洗碗了。

    白芷下去后,停云也站起身“公子,你等等。”

    没一会儿,停云拿着一个包袱给了辰廉“楚嬷嬷一年前因病去世了,在死之前,让奴才把这个包袱交给你。”

    辰廉点头,接过包袱让停云下去。

    在回来没有看到楚嬷嬷那一刻,他就知道多半她凶多吉少了。

    楚嬷嬷当初跟着他来楼兰时,就快六十了,如今十五年过去,也差不多了。

    在这人均寿命没有四十的战国时代,她已经是少见的长寿了。

    他打开包袱,里面是信,辰廉拿起面上的那一封信,看了一眼上面的“六殿下亲启”,拆开了信。

    “六殿下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老奴应该已经去了。

    老奴一直在想,能够陪同殿下长大,并且还有乐儿承欢膝下多年,是不是老天奖赏老奴当初对殿下的仁慈?

    老奴是大王的人,大王让老奴随同殿下来韩国,只给了老奴两个任务,一个是每个月给他汇报殿下的情况,王后诈死进宫的事,老奴一直知道,包括大王也知道。

    另一个任务就是,让老奴在殿下十五岁生辰之时,杀了殿下。

    哈哈哈,老奴没有做。

    老奴是死士,完成主人的任务是老奴唯一需要做的。

    可是在和殿下的相处中,老奴渐渐忘了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杀人武器。

    这些年,老奴从最初的纠结,慢慢不纠结的,老奴不愿意杀殿下,所以已经做好在殿下十五岁生辰那天毒发身亡。

    年纪大了,忘了跟殿下说,老奴体内有毒药,每月一次,所以为了取得每个月的解药,老奴不得不写那些信,但是请殿下放心,老奴并没有透露殿下的一些重要的事。

    至于毒药,这很正常,这是大王为了辖制老奴的手段。

    本以为只能陪殿下十年,没想到印先生仁慈,在一次撞见了老奴毒发,替老奴解了毒。

    殿下,请原谅老奴,生前没有勇气告诉殿下事实,死后才敢说。

    因为只有这样,老奴才可以自己欺骗自己,殿下原谅了老奴。

    殿下,往后余生,请善待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不要为任何人而活。

    老奴唯一的心愿就是,我的殿下能够岁岁长安,无病无灾。

    楚甲子敬上。”

    辰廉放下这封信,面色始终如一。

    传闻楼兰王室有一支令人恐惧的暗卫。

    他们没有名字。

    只按照十二干支排名。

    最强的人,才能贯上甲。

    楚嬷嬷十干是甲,十二支为子。

    是那一支传说中无人不可杀的暗卫的首领。

    “我原谅你。”辰廉将这封信,连同那包袱里楚嬷嬷和楼兰王通的那些信部烧掉。

    从楚嬷嬷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她的特殊。

    只是她一直没有表现出对他的杀意,他便留下了她。

    至于印居安救她那件事,也是他拜托印居安做的。

    辰廉看着那盆中燃烧的信,扯了扯唇角。

    下辈子,希望你能够掌握自己的人生。

    嬷嬷,一路走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