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6章 色心未死

    不多时,雪地上的血迹渐渐增多,几乎连绵成线,料想先前绝隐老仙身上流出的鲜血基本被衣襟所吸,而此时定是衣襟完濡湿了,已无法再吸收鲜血,故而更多地滴落到地上。

    这样成线的血迹延绵了很长一段距离,然后在一个地方突然变成了一大滩,且有人站立和坐下的痕迹,在往前看,血迹却不见了。很显然,绝隐老仙走到这里时,曾经停下来包扎过伤口,以免因失血过多而死。

    前面没了血迹,风白不由得微微皱眉,这可上哪儿去找绝隐老仙?

    不得已,三人只好顺着之前的方向飞行,看那绝隐老仙是否一直沿此方向逃跑,若是,那便还有希望,若不是,则线索就此中断。

    这样飞行了足有三刻光景,一路所见除了鸟兽,实在没有任何绝隐老仙的踪迹,血迹、脚印,都没有再出现。

    风白停在一个小雪坡上,四处张望了一下,雪地上空荡荡的,只有一些鸟类和小兽物的足迹。风白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便决定换一个方向去找。

    拈花仙子却一指远处,道那里好像有个村庄,我们不妨上去问一问,看那里的村民有没有见过绝隐老仙。

    风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有一些人家,只是房子较低矮,加之屋顶被积雪覆盖,与大地浑然一体,若不细看,还真的不容易察觉。

    风白心想反正也没线索,上去问一问也好,万一就有人见过绝隐老仙呢?于是放慢脚步,三人以正常的步伐走向了这个村子。

    到了村中,却见家家户户大门紧闭,连一个人也没看到。难道这是一个荒废了的村庄?可是看样子又没有破败之气,到处都有人活动过的痕迹,那么这里的人都上哪儿去了呢?

    走过好几户人家,风白忽见一户人家的门并未关紧,留着两指宽的缝隙,并且里面似乎有一个人正在向外张望。这个人发现风白看向他,立时便把门关上了,还传来了闩门的声音。

    风白甚为好奇,村里分明有人,为何都关起门不出来?想必其中定有蹊跷,既如此,便要上前问上一问。

    风白便敲了敲这家的门,连敲几下,却无人应门。风白接着敲,这下总算有人开门了,但是只开了比巴掌略大的缝隙,露出半边脸,是一个中年男子。

    风白作揖道大叔,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么,为何大家门户紧闭,不出来活动?

    这大叔仔细打量了一下三人,谨慎道看你们像是外来人,你们来这里作甚?

    哦,我们确实是外来人,来贵宝地是想打听一个人,不知大叔可曾见过一个腹部和腰背受伤的耄耋老者?

    谁知中年男子一听风白的话,立时将大门关上了,抛下一句话道没见过。

    风白看这中年男子根本无心回答自己的问题,似乎对自己三人怀有很强的戒心,难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或者令人害怕的事,他才会作出如此反应?

    风白好奇心起,又敲了敲门,道大叔,我们不是坏人,你可以不回答我的问题,但是我想知道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为什么大家都不敢出门呢?

    你们往前走,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此人隔着门道,不过我劝你们还是绕道走,免得丢了性命。

    三人一听,面面相觑。但是前面到底有什么可怕东西,还得看了才知道,风白便决定继续前行,好看个究竟。

    继续往前走,只见村子的一处空地上留下许多乱七八糟的脚印,脚印有大有小,交错重叠,似乎发生过打斗才留下的。

    而在空地的不远处,传来低低的哭泣声。三人上前一看,只见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躺在地上,一个三十几岁的妇人正抱着她,哭泣的正是这个妇人。

    除了小女孩,还有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也躺在地上,双眼闭着,生死不明。一个老妇抱着这个男子,也在默默流泪。

    风白看那小姑娘,脸色煞白,毫无血色,脖子上有四个血窟窿,分明是遭到了吸血怪物的袭击。可是那吸血的红发怪兄弟不是在圣女洞附近被自己打伤了吗,这又是什么怪物所为?

    风白按了按小姑娘和那男子的腕脉,皆无大碍,只是昏迷。那男子未被吸血,只是受了内伤,料想小姑娘是他的女儿,因看到怪物在吸女儿的血,他便出手相阻,却被吸血怪打伤。这应该是一家四口,祖孙三代。

    风白即向男子的掌心输入了一点灵气,少顷,男子便醒了过来。男子醒来的第一反应是连呼女儿,女儿。

    但见女儿不省人事,男子的眼泪禁不住啪嗒啪嗒往下落。风白当即向小女孩的掌心也输入了一点灵气,小女孩便慢慢睁开了眼。

    看见女儿没事,男子这才放心,抹了一把眼泪,将小姑娘楼在了怀中。

    那老妇却看出是风白救醒了儿子和孙女,遂跪在地上,朝风白磕起头来,道多谢神仙搭救,多谢神仙搭救。

    男子夫妇一听老妇之言,这才向风白投来惊异的目光,遂也跪地磕头,口中称谢。风白连忙辞礼,问起了其中的缘故。

    男子便将事情讲述起来,情形果然跟风白所料一致。同时也解开了风白的疑惑,据男子所述,这吸血怪物不是红发怪兄弟,而应该是狸妖王。想不到狸妖王四处找寻可以吸食元灵的小妖,此时竟流落到了这里,且死性不改,又开始吸食人血。

    风白三人即离开了这祖孙三代,向前去追赶狸妖王。

    到了村外,忽见远处的空中低低地徘徊着几只大鸟,并不时传来一声悲鸣。拈花仙子一见,脸色一变,道不好,是襄龙哥哥和踏雪她们。

    风白一听,道快过去看看。遂带上阿兰飞快地驰了过去。

    那几只大鸟正是襄龙大仙的丹顶仙鹤,以及其他三仙的仙雉、紫鸾和仙鹓。而雪地上却躺着几个女子,分明就是拜月、踏雪、吟风三仙。至于襄龙大仙,此时狸妖王正把他抓在手里,张口要吸食他的元灵。

    襄龙哥哥,拈花仙子发出一声万分欣喜的呼喊。

    住手,同时风白也大喊出声。

    狸妖王转身一看,怔了一怔,虽停止了吸食襄龙大仙的元灵,却并未将人放下。他诡异一笑,道师弟,你怎么在这儿?

    风白不答,喝道快将人放下。

    哟,狸妖王忽然怪声怪气起来,师弟你是拿回了自己的元灵吧,才敢在这儿对我大呼小叫,不过实话告诉你,我这几个月也没闲着,我今时的道行,已远非当日在极乐之野时可比,你如此无礼,小心我把你的元灵也吸了。

    狸猫,你是妖,我是仙,即使你吸了我的元灵,也没有办法消化。同样,即便你吸食这几位的元灵,也是无法融为己用,因为,他们也是神仙。风白说着朝瀛洲诸仙指了一指。

    狸妖王一愣,道师弟,你不是骗我的吧?

    骗你?鬼英吸走了我的元灵,我还不是原封不动拿回来了,谁有那个闲工夫骗你?

    狸妖王不禁思索起来,却伸手一指踏雪等人,道我已吸了这几个女人的元灵,不管真假,我都要先消化一阵,万一你骗我,我岂不是亏大了?

    这恐怕就由不得你了,风白坚定道。

    是么?我很佩服你的自信,不过光耍嘴皮可没有用,你我还是手下见真章吧。话音一落,狸妖王将襄龙大仙一丢,挥舞狼牙棒猛地砸了过来。

    风白向后一飘躲开,脚未落地,双手已各抓了一把碎冰,凌空向狸妖王接连甩去。

    狸妖王吃了一吓,忙不迭往一侧疾速飞旋,急急避让开来,嗤嗤两声,腋下的衣衫被打出了两个破洞。狸妖王连忙摸了摸身上其他部位,还好,身上并未受伤。

    但是风白这一招已震慑住了狸妖王,他只道自己修为精进了许多,对付风白已不再话下,哪知风白也不是停步不前。只怪太久没有与风白交手,未能做到知己知彼。

    他惊愕地望着风白,道小子,你这是什么邪门招数,竟能凭空变出东西来?

    风白正色道你甭管我这是什么招数,反正能打赢你的就是好招数。

    据我所知,师傅她老人家可没有这门功法。

    你说对了,这是别人教给我的功法。怎么,我用什么功法难道还要征求你的同意?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我既是同门师兄弟,我认为你不该用其他人所授的技法来跟我打,我们应该凭自己的道行实打实地打一架,这样才公平。

    风白知道狸妖王想占便宜,想跟自己硬碰硬,也好,狸妖王自认为靠道行可以打赢自己,现在就让他看清楚他的真正实力和自己的真正实力,好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叫他无话可说。

    即道好,就依你所言,如若你输了,便乖乖将三位仙子的元灵归还给她们,你答不答应?

    狸妖王微一思索,道好。

    好字一出,狸妖王踏前一步,呼的一声,狼牙棒再次向风白头顶砸来。风白侧身躲过,起手与狸妖王战到了一处。

    交手十数合,风白倒是有些意外,狸妖王现今的修为,果然已远非往日可比,竟已达九千余年。也不知他残忍地吸食了多少人的元灵,才到今天的境界。

    而且狸妖王还可能尚未完消化掉肚子里一众小妖的元灵,毕竟那需要时间,也就是说,以后狸妖王的造诣可能会越来越高,高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届时,只怕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

    既如此,待会儿自己将他打败,让他吐出三位仙子的元灵之后,便将他打回原形,免得以后无人可以制衡他,以致他更加肆意妄为。

    念及此,风白一改原本要与他好好打一架的想法,此时便想早点取胜,免得浪费精力。当即于激斗中翻身跃出,落在拈花仙子身侧,道仙子,借剑一用。

    未等拈花仙子应声,风白已拔剑出鞘,复与狸妖王激战起来。

    风白长剑在手,如虎添翼,瞬时逼得狸妖王步步后退。狸妖王的狼牙棒本是有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怎奈风白人剑合一,贴着狸妖王打,狸妖王此时反被狼牙棒所累。

    说到底,风白的修为高狸妖王一截,不仅仅是击打的威力更大,还有身形更灵活,手脚更敏捷的好处。就好比襄龙大仙和踏雪等人联手,也打不过狸妖王,因为在修为高的人眼中,修为低的人想要沾上他们的身,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多时,风白趁狸妖王手忙脚乱之时虚晃一剑,同时抬起左手,一掌击在了狸妖王的胸口之上。

    狸妖王被打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他以手抚胸,脸上表情甚为复杂。但他毕竟是输了,因而最终变得十分颓丧。

    狸猫,还不快将三位仙子的元灵还给她们。风白如是道。

    狸妖王无奈,虽然极不情愿,还是吐出了第一个元灵,运气轻轻地推向了拜月仙子。拜月仙子伸手接过,吞入了腹中,整个人立时精神了许多。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踏雪和吟风也将元灵吞到了肚子里。

    风白见狸妖王已尽数归还元灵,便大喝一声狸猫,看打。一个急跃,持平剑身向狸妖王的头顶敲去。

    狸妖王一惊,急忙举起狼牙棒一挡,同时急退开来,道师弟,我已将元灵归还,你这是什么意思?

    风白冷哼一声狸猫,你死性不改,不但强食修行人的元灵,还喝活人鲜血,我若不将你打回原形,还不知你要继续祸害多少人。

    狸妖王听言一愣,却忽地向风白击出一掌,同时也不管这一掌有没有击中风白,便一个飞身,疾速逃离原地。

    风白当即一个弹身,躲开了狸妖王一击,同时人在半空,便伸出左手运力一吸,强行吸住了狸妖王飞驰的身形。二人悬在空中,一个要跑,一个要留,一个使劲往前飞,一个使劲往后拉,一时便僵持住了。

    但是风白毕竟高出一筹,僵持一阵,狸妖王的身躯开始一点一点往后移,向着风白靠近。

    不多时,已拉近了七八尺。

    此时风白身后不远处忽地现出一个人影,凌空而飞,快速地向风白靠近,风白正运气拉着狸妖王,根本毫无知觉。倒是拈花仙子看见了,才发现此人竟是绝隐老仙。

    想不到绝隐老仙果然逃到了此处,只是不知躲在了哪里。他飞向风白要干什么?难道他一直在暗中观察,此时看见风白与狸妖王斗法,便想趁机偷袭风白?

    方这样想,只见绝隐老仙已飞近了风白身后十丈,手一伸,掌心露出一个蓝色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尚来不及思量,蓝色的东西忽地射出一道光,也是蓝色的,对准风白后背激射而去。

    风白,小心后面。拈花仙子如梦初醒,急忙大声疾呼。

    然而已经迟了,那道蓝光隔着七八丈远,便已击中了风白。风白啊的一声惨呼,三魂七魄瞬间离窍,身躯向前飞出老远,直接撞上了前面的狸妖王,随后急坠而下,掉到了雪地上。

    在场之人悉数惊叫出声,从风白那一声惨呼来判断,只怕风白已凶多吉少。

    拈花仙子急忙上前察看,受伤的瀛洲四仙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齐齐上前查验风白的情况。

    只见风白双目紧闭,呼吸、脉搏双双停止,任怎么摇晃喊叫,就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拈花仙子亲眼见过风白受伤之后瞬即痊愈的神奇情景,但那时风白尚未死去,如今风白已死,还能起死回生么?

    她心中一阵哀戚,有些不知所措。

    绝隐老仙却哈哈一笑,但随即因为发笑扯动了伤口,便用手按住了,笑声也戛然而止。

    他将手上的蓝色灵石放在腰间,冷冷道臭小子,任你是铁打的,今日也休想活命。

    绝隐老仙用四颗灵石融合而成的蓝色灵石来放力,可以说何止能开山劈石,简直可以毁天灭地,是以他认定风白这一次必死无疑。

    其实在场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虽然诸仙不愿意看着风白就这样死去,但是风白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若说风白未死,只能是自欺欺人。

    阿兰甚至已经开始掉下泪来,她忽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余生,如果风白在,至少会对她有所交代,如今风白死了,拈花仙子会真心收留自己么?

    拈花仙子见她流泪,也跟着心中一酸,只是不好在襄龙大仙面前表露出来,便只好转过身去,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

    狸妖王见风白被打死,不免有些幸灾乐祸,但他心中所想的是将襄龙大仙等人的元灵再次夺过来,管他神仙不神仙,看看能不能消化再说。

    他走近诸仙,面带诡笑道各位,你们的救星已经死了,你们是自己将元灵吐出来给我呢,还是我自己来拿?

    诸仙一听,脸色俱变,想不到狸妖王仍然惦记着元灵,这可如何是好?

    拈花仙子捡起风白手中掉落的长剑,横剑挡在襄龙大仙的面前,斥道恶贼,休要胡来,我不会让你吸走襄龙哥哥的元灵的。

    狸妖王哈哈一笑,道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你若是个绣花枕头,那我便将你的元灵也吸了。

    稍稍一顿,他的眼睛在四位仙子身上扫了一遍,淫邪一笑而且,我看你们几个娘们长得俊俏非凡,我也很久没有尝过女人味了,正好将你们四个抓起来好好乐一乐,岂不美哉!

    你……拈花仙子气得不行,一时说不出话。

    duobaoxianshi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海岸线中文网(https://www.haxtt.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